土豆的尖叫

点梗

已经好久没有冒泡写文了,但是粉丝虽然不多但还在涨,你们这样让我很方很有罪恶感啊(ノಥ益ಥ)
但是最近加班忙成狗,好不容易闲下来也没什么脑洞,所以大家来点cp点梗吧。截止到25号为止,到时候我就随便抽了。
标签啥的就不加了,有缘见~( ̄▽ ̄~)~

穿越(二)

  就这样,二人用尽了自己五六十年来的羞耻心相互交换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终于把现在这个情况弄懂了一半,至于他们原主之间的关系,扉间/斑表示老夫/我拒绝回答!

  斑现在的职业就是一家跨国集团的总裁,嗯就是跨国集团的总裁,连这家集团是做什么的都没有设定,单纯的就是集团总裁。至于扉间,职业就是和宇智波.霸道总裁.斑酱酱酿酿。

  一天之内三观连续受到了巨大冲击的扉间表示自己需要看本书冷静冷静,真的是看书。因为只有看书才会叫扉间觉得这个世界其实还是一个正常的世界,并且可以迅速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大体结构。

  书房里面呆了小半天的扉间恍恍惚惚的走了出来,他现在整个人的三观都被颠覆了。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忍者、没有查克拉、也没有战争,在这里,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最大的烦恼也不过是今天的工作不太顺利,或者生病不太舒服。

  扉间柱间和斑三人终其一生都在追求和平,只不过所用的办法却各不相同。斑虽然挑起了四战,可本意却仍旧是想要一个和平的世界。

  而扉间和柱间?他们一生为木叶鞠躬尽瘁,以为自此可以和平,最后却又因为和平这个目的而被召唤出来战争。

  三个人,三个方向,却都是一个目的,然而最终兜兜转转三个人又被带到了战场,何其讽刺的结果。

  然而现在却猛地被带到了一个他们曾经幻想过无数次,没有战火和平美好的如同乌托邦的国度,瞬间扉间和斑的心里总觉得有些茫茫然的不知所措。

  不过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这个世界完美的实现了扉间当初做火影时的目标——科学是技术的第一生产力!


我的爱人

这么文艺一定不是我,应该算是另外一篇斑扉文的简介,不过最后能不能出来就看运气了_(:з」∠)_


当月光洒向大地

我们在人间地狱相遇

你坐在囚笼中双手紧握

恍若神的使者在祈祷

不知名的人啊

你那月光般的发

鲜红的双眼

你那矫健的身材与洁白的肌肤

都将我深深地吸引

无论你是暴躁还是温柔

在我眼里你从未有过缺点

我爱的人啊

以斑之名起誓

从此以后

我的心脏为你而跳动

我的血液为你而流淌

我的忍刀为你而挥舞

我为你而存在

我对你的爱则因你永恒

如果有一天我将死去

我的爱人

请你不要为我而哭泣

因为我无力的双手再也无法为你擦干眼泪

而你伤心的面孔将成为我最大的罪恶


穿越

本来答应好的过年开个斑扉坑,但是一不注意就已经颓废了一个星期我整个人都是惊慌的。

我已经是过了一个假的假期_(:з」∠)_

这篇在群里发过一次,不过那时候没有写完现在从修一下发上来,这绝对不是因为我偷懒,绝对

  讲道理,扉间一直觉得因为自家大哥那种不靠谱,他的心脏早已经被千锤百炼,面对任何状况都能淡定如初了。但是现实却狠狠地打了千手扉间一个耳光。

  坐在那张大的可以同时三个人在上面打滚的扉间眼神死的思考着人生。为什么,明明上一秒还在四战战场的他下一秒却到了这里,排除了幻术的可能。

  因为无论是在高级的忍术再不会令人察觉,本身的查克拉也不会被人用幻术封住。但是扉间现在发现自己完全感受不到查克拉,并且,脑子里突然多出来的另一个人的记忆扉间表示他想静静。

  哦,静静是曾经他大哥养的一只大肥猫。

  整理了一下脑子中的记忆,如果扉间曾经有幸拜读过现在非常流行的各种诸如《霸道总裁爱上我》、《霸道总裁的磨人小妖精》、《可爱娇妻带球跑》、《恶魔别过来》等文学名著的话就会发现他这具身体的原主经历和小说里面的女主角一模一样。

  但遗憾的是扉间并没有看过,但是这并不妨碍扉间吐出一口老血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作千手扉间,虽然如此但是却和扉间的性格完全相反。为人懦弱,完全不懂反抗。

  然后不知道怎么的被一名总裁看上了,然后二人就开始了你追我逃,虐身又虐心的各种囚禁play,现在扉间所在的地方正是那个总裁的别墅。但这并不是重点,千手·良辰·扉间表示,他有一百种方法可以从这里出去,并且过得很好。

  所以这并不足以打击到扉间的心脏。

  真正把扉间打击到的是,那个和这具身体的原主纠缠不清的总裁的名字叫做——宇!智!波!斑!

  长得也和扉间认识的斑一模一样。扉间表示老夫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正在扉间试图先缓和一下自己受到了巨大惊吓的心脏的时候,记忆中的那位天杀的宇智波·霸道总裁·斑推门而入了。

  看着面前杀气腾腾的斑,扉间可以确定这绝对是他认识的那个宇智波斑,估计是和自己一起来的。不过也好,扉间表示宁可面对这个想要弄死自己的斑,也不愿意面对一个想要对自己酱酱酿酿的斑。

  二人就在房间里默默地对视着,而斑在得知自己身体里面的记忆之后下意识的就找了过来,然后发现面前的人并不是原主记忆中的扉间而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了之后莫明的松了口气。

  但是想到之前的记忆斑的表情又扭曲了起来,不知道怎么面对千手扉间。

  明明上一秒他们还在战场上你死我活,下一秒却得到了一个长相名字和自己完全一样的人和对方进行着各种虐恋情深的记忆。

  二人就这么一个在床上一个在门口默默的对视着。

  最终还是扉间开口打破了沉默“斑……咱们……先谈谈吧!”其实斑表示自己很像开须佐毁了着个虚假的世界,但是遗憾的是现在自己并没有查克拉,所以只能作罢。

  “…………嗯…………”


试验有风险,操作需谨慎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证明我并没有跳票,终于把之前不知道是几月份答应的百粉点梗的文码了出来。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_(:з」∠)_,选择的梗是 @楞匠 的柱扉,相信我,这真的是柱扉。

时间设定在成立木叶之前。

LO说我有敏感/词


小段子

斑和扉间交往已经七年了,时间已经算是很长了,二人的感情一向很平淡,为此泉奈暗地里没少向自己的死对头扉间幸灾乐祸。总觉得斑和扉间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感情。
直到有一天,因为忘了带手机,所以借自家哥哥手机用的泉奈,一解锁,发现手机桌面明晃晃偷拍的扉间睡颜的照片。
泉奈:……猝不及防被秀了一脸(ʘ言ʘ╬)

这是根据我经历的真实事件改编的小段子,我家父上和母上的感情一直觉得比起爱情更像亲情,不过一般结婚时间长了的人都这样。但是有一天我用父上的手机,一解锁手机桌面上明晃晃的母上的照片瞬间闪瞎了我的眼。你们能理解么,那种猝不及防被秀一脸的感觉。单身多年对恩爱狗抵抗力一直很强的我,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被亲生父母秀了一脸。我是谁?我在哪?我好方Σ(っ °Д °;)っ

点梗

如题,貌似已经满二百粉了,所以来点个梗。只要是我知道的cp都可以(´▽`)ノ♪,
ps,会选个喜欢的写。

故事(番外)

番外

  那件事情之后似乎只有同为国家的他们发现了不对,因为不是什么只得隐瞒的事情,所以我和罗莎也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当然,我们拒绝了他们死皮赖脸追问王耀和亚瑟住址的行为。

  当我再次见到王耀的时候已经是十年之后了,是在丹麦的一个小镇上,王耀和亚瑟脸上竟然已经出现了皱纹,但是他们却显得很高兴。

  我是和罗莎一起过去的,相当傲娇的英国一脸别扭的表示他真的不是在关心亚瑟,但是通红的脸庞出卖了她。

  那是一个午后,王耀和亚瑟一如多年前我在伦敦街头回来后看到的场景一样,他们坐在院子中的秋千上相互依偎的睡着午觉,面部表情看起来平和而又美好。

  等到傍晚的时候我出来买菜的路上又碰到了王耀,显然他已经忘记了我,甚至忘记了他曾经是一位国家,所以王耀只是非常礼貌的对我点点头,而亚瑟则贯彻了他的绅士风度帮我将手里的包裹放到了车上。

  然后我就站在车旁望着二人的背影出了神。

  只见夕阳的余晖打在二人的身上,亚瑟伸出胳膊搂住了王耀的肩膀,然后亲昵的蹭了蹭王耀的头发,像一个大型的金毛犬。


  而王耀则看起来很无奈,却又很享受的拍了拍亚瑟的头。

  二人说说笑笑的在我的目光中越走越远,直到罗莎的声音传来我才反应过来。

  真好,再次看了一眼仿佛是通向幸福的小路我不由得想到。


故事(完)

  突然间我的心跳加速,仿佛有一种不知名的力量在催促着我说些什么,但是我却又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正在这时我却突然从王耀身后的窗户那里看到了奔跑过来的亚瑟。

  我突然知道我该说些什么了,“王耀,让我来代替你吧!”我说。

  在我说出那句话的瞬间后我就什么都感受不到了,我不知道我在那里站了多长时间,王耀的记忆在瞬间全部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看到了一个小男孩,他初降于天地,而世间一片荒芜,他满眼迷茫的看着那一片片的黄沙厚土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

在然后小男孩渐渐长大,由曾经的弱小贫瘠长成了后来的翩翩少年。

  那个小男孩是王耀,似乎也是我,初降于世的恐惧与迷茫甚至仍旧在我的心头环绕。

仿佛那本就是我经历的,由最初的荒芜,到后来的强大,然后由盛转衰受尽欺凌,最终又重新站起。


  王耀说我只是愣了几十秒,但是我却觉得自己仿佛已经活了千年。

我们都隐隐明白了这代表着什么,我也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我死后没有投胎转世,为什么王耀可以看得到我。

  

我和王耀认识了上百年,但这却是我第一次触碰到他,王耀的身体很温暖,和他的笑容还有我的想象一样。

  

我捧着王耀的脸笑着说:“看来世间也不是这么不公平啊,现在你自由了,所以,去吧王耀,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王耀欲言又止的看着我,我知道他担心什么,成为国/家,短短的四个字哪是这么简单?

  这背后是所有人根本想象不到的沉重,是即便写在纸上都是要混着血泪用穿透纸张却又不能真的穿透的力道写出来的。

  

可是我知道,也心甘情愿,爱着这个国/家的不仅仅是王耀,我并不比他少一点。

王耀似乎明白了我的决心,所以不在说话,最后他给了我一个拥抱,他说如果我坚持不下去了欢迎随时找他换回来,不过我们都明白这哪里是说换就换的。

  

看着王耀跑出去最后和亚瑟十指相扣的身影,我又无意间看到了街角那一闪而过的金色长发。

第二天我去见上司的时候所有人都表现得很平常,仿佛一直如此,对啊,就是一直如此。


  我不是王耀,但我是中/国,而他们需要的,则只是中/国,唯有亚瑟需要的是王耀。


  跟着上司坐上了飞机,经过漫长的赶路后,我推开了联合国那扇精美的会议室的大门。

  

大家好,我是中/国,叫王春燕。

说完,我抱着离我最近的立/陶/宛打招呼,啊,我似乎已经上百年没有触碰过人了,真是怀念啊。

  

还没有看够会议室里各位国/家惊讶的表情,那扇精致的门又被推开了。

  

我是英/国,名字是罗莎·柯克兰……才不是我想告诉你们!

金色双马尾的长发女孩一脸别扭的转过了头。









故事(7)

  我实在是好奇王耀和亚瑟的想法,所以我问王耀,他喜欢亚瑟吗?王耀面上的神情严肃如同即将出征的将军对爱人的许诺,他说“我不爱他,是王耀爱亚瑟·柯克兰。”可是我却只能从王耀琥珀色的眼睛中看到我迷茫的脸,我并不懂这二者有什么区别,难道他不就是王耀吗?

后来我又问了亚瑟,而亚瑟的神情庄重如同一位中世纪的骑士正在宣誓,但是他的回答却和王耀如出一辙,他说“我不爱他,是亚瑟·柯克兰爱王耀。”而在亚瑟碧绿的眼睛中我一如既往的看到了自己迷茫的表情。

我还是不懂。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长时间,我真的不明白这二者有什么区别,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德/国和他的哥哥——曾经的普/鲁/士。

  那天王耀是因为合作去了路德维希的家里,我一如既往的跟着去了,路德维希这个人看起来真的很可靠,仿佛一座大山,似乎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为你挡下来,比阿尔弗雷德那个小屁孩简直不知道可靠多少。

  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又错了。

  谈完事情之后王耀回到了旅店,无聊的我又在街上闲转,然后我看到了一只黄色的已经胖成了球的小鸟,而小鸟的主人是一个银发红瞳看起来非常嚣张的男人。

  还没等到我继续仔细观察一下这个男人,我就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带着无比焦急甚至有些失控的声音传来:“哥哥!”

  竟然是路德维希,我惊讶的看着这个仿佛什么困难都无法摧毁的男人,他竟然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脆弱而无助的紧紧地抱着那个银发红瞳的男人,沉稳的声音带着不可抑制的颤抖,我听到男人说:“哥哥,你跑到哪里去了,我还以为你又不见了。”

  而那个嚣张的男人则非常温柔的拍了拍路德维希的后背说道:“阿西,你太容易担心啦,本大爷不是早就说过了吗,我是不会再消失的。”

  “真的?但是哥哥你曾经差点消失。”

  “当然是真的,现在本大爷已经不是普/鲁/士了,而是基尔伯特,路德维希的哥哥!”

  “真的?”

  “真的!”

  “哥哥你没有骗我?”

  “没有!”

  “哥哥你会和我永远在一起对吧!”

  “当然会。”

  两个人几乎是不厌其烦的重复着这种在我看来毫无意义的对话,我没有想到看起来如此可靠的路德维希竟然会如此的幼稚,回到旅店的我从王耀那里得知了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的事情,然后我觉得我似乎理解了他们二人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我似乎也理解了王耀和亚瑟的感情。

  然后我问王耀,他到底活了多长时间?而王耀笑着摇摇头说不记得了,时间太长,他无法记住那么多的年头。

  看着王耀一如既往沉稳的表情,我的脑海突然闪过了几个片段,漫天黄沙,四周荒芜,仿佛天地之间只有我一人,然后我的眼泪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这太残忍太不公平了。”我说。

  我已经活了上百年了,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真的很漫长,漫长的我有多少次希望干脆来个道士收了我,或者叫我魂飞魄散,我觉得我快要崩溃了,在这仿佛看不到头的生命里。

  但是王耀呢?他比我的生命还要长,长出了不知多少倍,他亲眼看着无数人在他的人便死去,然而他的时间却永远停留,他是国家,但是他留不住自己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他明明有着人类的思想,但是却要承受着千年的悲欢离合,我想王耀曾经一定也崩溃过,但是最后没有用,所以他只能一如既往的沉稳下来,将自己的情绪凝固起来。

  看着我泪流满面显然王耀也吓到了,连忙上前安慰我,但是这次王耀的手竟然触碰到了我的脸,虽然只有一瞬。

  我们二人都愣住了,而我的脑海里又闪现了将军身披盔甲在战场上意气风发的战斗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