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谁家少年不轻狂

看着粉丝数量默默上涨的我终于良心发现再次更了个短篇_(:з」∠)_

在我印象中上一次来了个百粉点梗,已经选好了一位小天使点的我写的柱扉文的后续,但是懒癌发作的我似乎已经拖了一年了……

我并没有往,只是懒而已,近期一定会补上的……大概……

还有,似乎我在乐乎上更了个斑扉的穿越文,但是其实之前我其实在贴吧里已经完结了,结果我自己忘了又从新写了,虽然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但是这里还是附上链接吧。

连接:https://tieba.baidu.com/p/4775987118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_(:з」∠)_

 

无论是谁在少年时期都有任性的时候,就算是后世以冷酷无情而闻名的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或者是之后对于月之眼计划执着成狂的宇智波斑,谁都不例外。

所以十七岁那年的千手扉间虽然冷静的不近人情,但是却仍旧带着一点少年的天真,当在庙会上看到宇智波斑时,千手扉间虽然激动,但却没有真的动手。

所以二十岁那年的宇智波斑虽然轻狂不可一世,但却仍旧有着少年人的不谙世事,当他在庙会上看到千手扉间时,虽然惊讶,但更多的是见到熟人的高兴。

平安京是火之国的中立地带,因此也是忍者家族林立,战争不断的年代中少见的和平之所。所有到这里来的人无论是谁,都有着默认的规矩——不能动手。因此即便是仇敌,在这里遇到了也只能干瞪眼。

但就算如此,所有人仍旧是不约而同的遵守着这项规矩。毕竟,在这个能够将六岁孩童推向战场的年代,一个和平之所比什么金银财宝都要珍贵。

也正因为这里是难得的和平之所,因此每年的夏日祭都有不少人前来游玩,所以千手扉间在这里能够碰到宇智波斑并不算意外。

宇智波和千手是世仇,这注定了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斑也是仇敌,但平安京是中立地点,他们不能动手,也不想动手。那最好的选择就是二人离开对方的视线,各自走各自的路。

本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千手扉间看着灯光下的宇智波斑却觉得自己魔怔了。晚风中忽明忽暗的烛火让宇智波斑的面孔变得晦涩不清,但面容模糊的脸庞反而衬得他身形挺拔。纯黑色的和服穿在身上如同一位行侠仗义的武士,从里到外都透露着一股子狂傲不羁的劲儿。

千手扉间觉得他或许就是被宇智波斑的这股劲头迷惑了,否则他怎么会突然觉得宇智波斑是这么好看,会突然想要不顾一切的走到他面前,抱住他?

千手扉间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

宇智波斑也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

要不然为什么明明都在战场上见过很多次了,但他却发现自己好像第一次见到千手扉间一样。

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千手扉间,宇智波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

少年银白色的头发被烛火染成了暖黄色,深蓝的和服穿在身上让正在成长期的少年显得高挑却具有力量。鲜红的双眼不见了战场上的冰冷锋利,却被烛火映照的带了融融的暖意。

宇智波斑从来没有发现原来看一个人能让自己如此舒服。看着在一排排的灯笼中走向自己的千手扉间,宇智波斑突然觉得自己心里痒痒的,好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轻轻的捏了自己的心脏一样。不但不觉得疼,反而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起来,仿佛泡在了一汪清泉中。

千手扉间从不相信一见钟情,更何况是对曾经见过的人。

但如果不是一见钟情,那面对面前的宇智波斑心中瞬间溢满的喜欢是怎么回事?心中填满的喜欢甚至已经无法再用理性压制,仿佛随时会冲破牢笼。

最终千手扉间不受控制的走到宇智波斑的面前,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下一句话是什么。

看着面前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千手扉间,宇智波斑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耳边只剩下了扉间穿着木屐走路的声音。

哒、哒、哒

走在地上,却仿佛踩在了他的心上。

看着越来越近的千手扉间,宇智波斑的心中既紧张又高兴,痛苦与快乐并存。

而将他折磨的整个人都不知如何是好了的,漫长的三十秒终于过去了,千手扉间站到了他的面前,他抬头看着月亮,宇智波斑却觉得他是看着自己。

“今晚月色真美。”

这时候的宇智波斑并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看着千手扉间温和的表情却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听到的话。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看着灯光下的千手扉间,宇智波斑下意识的回答道:“是啊,真美。”

一个没头没尾的对话,两个人却默契的走在了一起,两只修长的手紧紧地牵在一起,宇智波斑手里提了个红色的灯笼,千手扉间头上带了个狐狸的面具。就这么相顾无言的走在夜间的路上。

周围仍旧是熙熙攘攘的声音,但二人却只能看到对方……

千手扉间应该是冷静的,理智的,可是在夏日祭的夜晚过去后他却没有回家,也没有通知家人,在和宇智波斑就着月光照着烛火看了一夜的风景之后,他们就在平安京内把所有知名的景色都逛了个遍。

宇智波斑知道自己作为宇智波一族的长子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也从未想过逃避。

但是如今他却想让时间停止。

停在那个烛火通明的夏日祭。

停在那个月光相伴烛火铺路的夜晚。

停在这个艳阳高照肆意玩闹的白天。

但是他们作为族长之子的身份容不得他们这么“胡闹”,因此在与族中毫无联系的第二天之后,他们回到了自己的族地,对于彼此的相遇心照不宣。

一切一如往常,甚至宇智波和千手的关系更加的恶劣。

后来,他们的父亲被对方的父亲重创死了,他杀死了斑唯一的弟弟,他们成了真正的仇人。

自己爱的人杀了自己唯一的弟弟,他恨千手扉间,但是又疯狂的想见千手扉间,这种爱恨纠葛的情绪让宇智波斑在一段时间内极度的消沉。

后来宇智波和千手在千手柱间的努力下终于握手言和,随之而来的就是木叶村的建立。

繁忙的工作与重担让宇智波斑没有心思在思考如何面对千手扉间。

就这样,二人的相处成了世人眼中最正常的样子。

冷淡,针锋相对。

当年那个夏日祭夜晚的相遇仿佛就是一场梦,但宇智波斑屋内仍旧静静燃烧的,有些褪色的红灯笼和千手扉间枕边干净完整的狐狸面具静静地阐述着当年相遇的真实。

他们就这样看似相安无事的共处着,但扉间却因为战争亲手为自己与斑之间画上了无法逾越的鸿沟。

后来啊,后来的事情整个忍界的人都知道了。

斑与柱间终焉之谷的决战,宇智波斑的死亡以及千手柱间之后的病重。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在终焉之谷决战的前一晚,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单独见面了。

这是他们认识以来的第二次单独见面。

仍旧是在夏日祭的时间里,只不过这次他们远离了人群,选择了幽静的一处小山坡上。

气氛一如既往的安静,但却没有了上次心照不宣的温暖,反而变得尴尬。

千手扉间不后悔杀了宇智波泉奈,但他却觉得无法面对宇智波斑,尤其是在斑提到泉奈的时候。

他觉得两个人这样坐着毫无意义,所以起身想走。

见到千手扉间起身要走,宇智波斑条件反射的拉住了对方的衣服。

见到对方一脸疑惑的回头,宇智波斑难能的慌了,于是脱口而出到:“今晚月色真美。”

时隔多年,宇智波斑早就知道了这句话中的含义。

夏日的蝉鸣声仍在继续,千手扉间却觉得自己脑子变得越来越混沌了。

抬头仰望天上的月亮,似是喃呢的轻声说了些什么

宇智波斑觉得他似乎是听到了千手扉间的回答,他说:“是啊,月色真美。”

但是这好像又是自己的幻觉。

宇智波斑觉得自己也分不清了。

但是分不分的清又如何?毕竟他们一个是千手,一个是宇智波,身份注定了他们从无可能。

他们深爱着对方,但只能止步于此;就连告白都要隐晦不敢宣之于口,当年平安京内的游玩也只是他们年少时唯一一次的疯狂。


评论(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