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是猫派,不是狗派其二——藏獒(欧相)

欧鲁迈特和相泽消太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是雄英,而是很多年前的一次救援活动现场。那时候的欧鲁迈特还处在全盛时期,并没有现在的衰弱,而小泽消太尚未进入雄英任教,虽然实力强劲,但是因为性格的原因并不为人所知。

那次的救援活动是拯救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而绑架这个小女孩的组织不是什么绑匪,也不是女孩家里的仇人——女孩早已经是孤儿了,而是一伙一直在扰乱社会治安,以与英雄为敌为乐的组织,和后来的敌联盟有些类似。

当时的欧鲁迈特单枪匹马闯入了对方的基地,相泽消太则是作为支援随后一段时间才进入的。但是不清楚是因为对方对于欧鲁迈特这个名字过于警惕还是如何,最终欧鲁迈特被敌人缠住,反倒是作为辅助的相泽消太率先找到了被绑架的小女孩的地方。

相泽消太见到那个他们的任务对象时屋子里的人早已昏迷在地,十好几个拥有优秀个性的壮汉早已经昏倒在地,而那个小女孩则一个人所在墙角里默默哭着。

相泽消太并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但是面对这种情况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说点什么,一个是因为心疼一个小孩子遭遇了这么恐怖的事情,在一个他是担心面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女孩个性暴走。

是的,他担心这个女孩的个性暴走,因为这个名叫悠的女孩拥有一个极其强大的个性——掠夺,能够掠夺别人的个性。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会在出动了欧鲁迈特的同时还叫来了这么多人。

犹豫了一下相泽走上前去摸了摸女孩的黑发,没事了,我是来救你的。

被摸头的悠微微一愣,一双血红的眼睛含着眼泪看向面前那个男人,明明满脸的无精打采,还半睁着眼睛,但是却让人觉得可靠无比。

“你真的是来救我的?”

女孩问的有些小心翼翼。

“嗯,我是被英雄事务所派来救你的。”

“那你就是英雄了?”

“对。”

似乎为了增加可信度,相泽消太直接把自己随身携带的证件掏了出来。

悠看了眼被相泽消太拿在手里的证件,在看了看面前的男人,心里一边想着这人真不会安慰人一边啕嚎大哭了起来。

“我真的不是故意夺走他们的个性的,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拍着女孩的手一顿,相泽扫了一眼周围昏倒的人。

原来都已经被夺走个性了么……

“没关系,这是他们应有的惩罚,他们绑架了你,你夺去了他们的个性,还算是合理。”

“可是”

悠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对面的墙壁破了个大洞,一个美式肌肉壮汉走了进来,亮着那口可以直接拍牙膏广告的牙齿说到:“已经没事了,因为我来了。”

话音落下,废墟中的欧鲁迈特看着被相泽抱在怀里仍旧忍不住抽泣的女孩一愣,而这边的相泽和悠同样默默地看着破墙而入的欧鲁迈特,三只眼睛互相对望,空气安静如鸡。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最后悠被成功的救了出来,但是介于她身上略微有些危险的个性,以及欧鲁迈特作为NO.1英雄那种爱管闲事的性格,欧鲁迈特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悠暂时的监护人。

作为国民英雄,欧鲁迈特的亲和力和知名度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如今到了悠这里似乎完全没用。警局众人有些头疼的看着黑发少女紧紧地抱着相泽的腰,一脸警惕的盯着所有要把她拉开的人。

最终一位女性警察打破了沉默,她弯下腰一脸温柔的看着悠说到:“小妹妹,你知道欧鲁迈特吗?”

转头看了一点站在对面一脸无辜的肌肉男,悠点了点头:“孤儿院的电视里经常放欧鲁迈特的视频。”

女警的眼睛微微一亮,随后说到:“那你觉得欧鲁迈特可靠么?”

悠想了想在电视上看到的欧鲁迈特救灾的场景后,肯定的点了点头:“可靠!”

女警的嘴角已经忍不住的勾起来了:“那你喜欢这么可靠的欧鲁迈特么?”

悠歪着头想了一下,随后肯定的说:“很崇拜!”

女警觉得胜利的曙光在向自己招手:“那现在你就有机会跟你的偶像在一起啊,好不好?”

抬头再次看了看欧鲁迈特,然后又转头看了看因为被自己抱住而有些无奈的相泽消太,悠肯定的摇了摇头:“不要!我要和他在一起住!”

…………

女警觉得自己的内心全是波动!

“小妹妹你能不能告诉姐姐为什么不想和欧鲁迈特先生住一起呢?他可是NO.1的英雄,会保护你的。”

“因为我讨厌那种美式肌肉壮汉的样子,我喜欢相泽这样的人!”说着,悠抱住相泽腰的胳膊变得更紧了。

啧,小小年纪竟然是个颜狗!

女警暗暗诽腹。

而欧鲁迈特早已捂着自己千疮百孔的心倒地不起,脑海中无限循环“我讨厌那种美式肌肉壮汉”这句话。

最后的最后以欧鲁迈特成为了悠的监护人,而相泽对悠再三保证有时间就会去看悠为结果。

欧鲁迈特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所以当相泽第一次踏进欧鲁迈特家门的时候看到穿着小兔子围裙,勤勤恳恳给悠做饭的欧鲁迈特觉得自己可能走错了门。

虽然嘴上从来不说,但心里还是很尊敬欧鲁迈特的相泽觉得自己尊敬的人的形象有些幻灭。

开始无论是相泽还是欧鲁迈特都有些不习惯,毕竟这两个人无论是性格还是思想差距都挺大的,但是每当看着悠泪眼汪汪的送自己走的时候,相泽还是默默忍受了穿着兔子围裙的欧鲁迈特。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心有猛虎细嗅蔷薇?铁汉柔情??

看着兔子围裙,周围飘散着小花的欧鲁迈特,相泽默默地想到。

然后,不知道从什么是后开始,泪眼汪汪看着相泽离开的除了悠,又增加了一个名为欧鲁迈特的肌肉壮汉。

相泽:……

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抛弃妻子的渣男???

当时间走过,总会改变一些什么东西,比如说相泽接到了雄英的邀请成为了雄英的教师,欧鲁迈特在之后同样成为了雄英的教师,又或者是欧鲁迈特心中一点点不可言说的小心思。

但唯一不变的就是相泽仍旧会定期到欧鲁迈特家做客,看一看那个当年被自己救出来的小女孩顺带欧鲁迈特。

巨大的落地窗给了阳光足够的空间,金灿灿的光芒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洒在了地上,洒在了黑发男人的身上。欧鲁迈特看着坐在沙发上睡着的相泽消太,男人凌乱的黑发散在了沙发的靠背上、脸上,明明清醒的时候看着有些无精打采的面孔在睡着之后却变得柔和。

一只手微微弯曲垫着脖子,另一只手则搂着靠在自己身上睡着的悠。悠似乎是因为呆在自己喜欢的人的身边,睡得很踏实,稚嫩的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意,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

暖阳洒在二人的身上,为二人渡上了金色的光晕,温暖又明亮。

这是八木家每个月都会看到的景色。

轻手轻脚的摘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花纹的猫咪围裙,欧鲁迈特悄悄的走到了睡着的两个人的面前,先是伸手揉了揉睡着了的悠的头,然后看着明显睡沉了的相泽有些犹豫。

随后悄悄地伸出手试探性的放在相泽的面前晃了晃,见人没有醒的趋势,便顺势轻轻戳了一下因为挤压有些变了形的脸,然后迅速收回了手。

顾不上安抚自己跳动过于迅速的心脏,欧鲁迈特突然笑了起来,如同一个心愿被满足的孩子。

两个人同是雄英教师,相处的机会自然很多,但是最近欧鲁迈特却产生了危机感。倒不是外面哪个妖艳贱货缠住了相泽,而是自从USJ之后相泽消太明显到他家里的频率减少了。

欧鲁迈特很伤心,欧鲁迈特很失望,欧鲁迈特那长在四维空间的狗狗的耳朵和尾巴都无精打采的耷拉了下来。

难道相泽君在生气我那次来的晚了,害得他受了这么重的伤?

不不不,相泽君才不是那种人!

那难道是相泽君嫌弃他过来了还让学生受伤了?

想了一下相泽对学生护犊子的程度,欧鲁迈特发现这其实不是不可能。

当然,其实那只是欧鲁迈特的内心戏太多,实际上相泽只是单纯的在处理自己住院期间放下的工作而已。

但内心戏颇多的欧鲁迈特却觉得不行,他觉得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于是,恰巧赶到悠的初中因为一些原因放假,欧鲁迈特直接把悠带来了学校,然后在雄英放学后的操场欧鲁迈特对悠进行了一番亲切交流。

欧鲁迈特一脸郑重的拍了拍少女的肩膀:“相泽君能不能来咱们家就靠你了。”而被寄予厚望的少女则一脸郑重的点了点头:“放心吧!”

随后悠默默发动了自己的一种个性把自己的体温逐渐升高,又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脸。最后,从裤兜里掏出一面小镜子看了看,嗯,脸上红红的看起来和真发烧了是一样的,完美!

这么想着,听到欧鲁迈特小声说道:“来了!”只见刚才还神采奕奕的少女立刻肉眼可见的蔫了下去,速度之快仿佛是从肌肉状态变回普通状态的欧鲁迈特。而站在一边的欧鲁迈特则一脸担心的看着面前的少女,恍若一为为女儿操碎了心的老父亲。

从操场经过的相泽远远看到欧鲁迈特和悠有些好奇的走了过去:“怎么了?”

“相泽君,小悠发烧了。”

闻言相泽皱了皱眉头,伸手摸了摸悠的额头,发现悠的体温简直烫手,立刻说道:“烧的这么严重,快点把悠先送到恢复女郎那里!”

刚说完,相泽就觉得有只手轻轻地拽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顺着拽自己衣服的手看去,只见悠一脸委屈的摇了摇头:“我不想去医院,我想回家休息。相泽,你陪我好不好?”

“别闹,发烧这么严重怎么能不看病。”

“相泽君,小悠其实是因为最近想你,再加上换季所以才有些不舒服的,回家吃点药就可以了。你可不可以来家里陪陪小悠?毕竟这孩子一直很依赖你。”

看了看似乎很难受的悠,以及两双期待的眼睛,相泽无奈的点点头:“好吧,今天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只见刚才还一脸委屈的二人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相泽觉得自己似乎被骗了?

悠被被背在了欧鲁迈特宽厚的肩膀上,相泽则走在了旁边,时不时有点担心的看看似乎很难受的悠。夕阳将三人的影子慢慢拉长、融合,温馨的画面仿佛就是普通的一家三口……

去他妈的和平的象征!

去他妈的NO.1英雄!

一直站在树后边围观全程这对戏精父女,内心全是波动的爆豪胜已同学如是说道。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和偶像保持距离,否则你的偶像就会崩塌(并不)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