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宝藏猎人 上

莫名其妙的中篇



三桥是镇子里一户普通人家的独生子,父亲在一家不大不小的工厂里工作,总喜欢开一些无聊的玩笑;母亲是家庭主妇,虽然是家庭主妇却异常的凶悍。

伊藤是镇子里首富家的长子,下边还有一个妹妹,父亲总喜欢和自己的儿女在一起玩,比如给女儿当马骑,给儿子当陪练;母亲温柔贤惠,并且非常注重礼节。

可以说伊藤家作为小镇首富的尊严全靠母亲一人维系。

三桥住在普通的民房里。

伊藤住在豪华的城堡里。

三桥是对自己未来一片迷茫,得过且过的少年。

伊藤是早已规划好了人生路线,从小受到严格教育的小少爷。

本来这样的两个人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但是在某一天,两个人的脑海里却突然冒出了同一个想法——我要当宝藏猎人!

这个想法在两个人的脑海里越来越强烈。但是一名合格的宝藏猎人需要什么呢?首先是对宝藏敏锐的直觉和超强的分析能力,以及能够面对各种危险的身手。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一个显眼的造型,能让别人一眼就看到自己,并且觉得这个人很厉害,不好惹。

那么怎么能让自己变得显眼呢?衣服这种晚上睡觉必须脱的东西是不行的,要改造当然要从自身改造。

于是,住在小镇北边平民房里的三桥,和住在小镇中央城堡里的伊藤,不约而同的通过镜子看向了自己的头发。

最终,三桥以要整理发型为由从母亲那里拿了一笔钱,伊藤则偷偷的躲过了仆人,溜出了城堡。

如同被命运指引一般,伊藤和三桥选择了同一家理发店,两个人来到了同一条街的理发店门前。

三桥染了一头金发,伊藤吹了个海胆头。

二人的发行无论是在小镇里,还是在宝藏猎人中都非常的显眼。

第二天早上,三桥带着自己的小包袱,伊藤带着自己的小箱子,两个人从不同的方向出发,却都来到了小镇外部的一个森林里。

森林的名字具体是什么已经不可考,但是虽然没有名字,森林的面积却很大,站在小镇最高的建筑上——伊藤家的房顶向下看,也只能看见翠绿的树林在湛蓝的天空下一望无际,飞鸟在树林与天空的交接处来来往往。

森林里不算特别危险,但也不算安全,不过里面物产丰富,如果镇子里有人家穷的实在过不下去,完全可以依靠小镇外面自给自足。

三桥和伊藤虽然是宝藏猎人,但却是刚刚出炉的新手,所以决定选择小镇外面的森林先去冒险,等到熟悉了之后就可以寻找真正有宝物的地方了。

三桥拎着自己的小包袱,里面是自己出门前母亲做的,可以让他吃三天的便当。

但是三桥一向是一个随心所欲的人,所以才刚刚看不到小镇的大门后,就立刻找了一棵树坐下来准备享用自己的便当。

他刚刚坐下,迎面却走过来一群发行奇怪,一看就是小混混的少年们。

那群少年看到三桥立刻笑的不怀好意的去找茬,理由很简单——你的发型太嚣张了。

虽然三桥已经下定决心成为宝藏猎人,但是却从来没有打过架,不由得有点毛毛的。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从旁边走出来了一个海胆头的少年,一脸正义的训斥那几个混混不能以多欺少。

三桥想,这是哪里来的充满正义感的小少爷?

伊藤从自己家里出发是瞒着母亲的,因为严厉的母亲是绝对不会答应他做这种事情的,所以他手里的便当是妹妹和父亲友情提供的,蓬松的仿佛是面包一样的饭团三天份。

里面的馅料很丰富就是了。

虽然很丰富,但是却被爱甜食的妹妹加入了好几颗牛奶糖。

沉浸在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的兴奋中,伊藤却发现有一群看似小混混的少年围在一个金发少年的身边,似乎是要大家

明显的以多欺少。

这不公平,所以伊藤冲了上去。

最终两个人将胡乱挥舞着拳头却将所有的小混混打倒了。

伊藤“难道我们很强?”

三桥“看来是的。”

伊藤“我叫伊藤真司,你叫什么?”

三桥“三桥贵志。对了,你做我搭档吧,和我一起做宝物猎人。”

伊藤“搭档?好啊,很有宝物猎人的感觉呢,正好我也想要做宝物猎人。”

就这样,两个本来没有交集的少年成为了搭档,为了自己不切实际的梦想,踏上寻宝的路程。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