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生(板扉)

  千手板间死了,被一群宇智波围攻致死的。

  只不过死了之后的板间却并没有投胎,而是仍旧停留在了这里——作为一只灵魂。

  看着大哥抱着自己的尸体崩溃的大哭,板间很想上前安慰一下大哥。但是他不能,因为他是幽灵。

  亲眼看着自己的葬礼,板间觉得很神奇,但是很压抑。看着父亲一瞬间有些疲惫的脸,还有大哥撕心裂肺的哭声,板间觉得自己也想哭,但是幽灵是不会哭的。

  哦,对了,还有扉间哥。明明他是扉间哥一手带大的,但是却对扉间哥总是有种莫明的敬畏,或许是因为扉间哥总是一副严肃的表情?

  慌忙转过头仔细看着扉间的表情的板间突然失望的发现,扉间仍旧是平日里那张平静的没有丝毫波澜的脸。就和瓦间哥死的时候一模一样。

  板间不由得有些失望,明明他最喜欢扉间哥了,还以为扉间哥对他的死能有一些不一样。

  但是这点失望没过多久就变成了无措。

  晚上的时候在千手家的院子里飘飘荡荡无所事事的板间决定挨个去父亲和哥哥们的房间里看一看。父亲已经早早的睡下了,大哥也是,只不过梦里似乎还叫着自己和瓦间哥的名字,听得板间的喉咙一阵的酸涩。

  然后到了扉间的房门口,看着屋内昏黄的灯光板间有些惊讶,明明作息最规律的是扉间哥。

  进到屋子里,板间呆滞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那个似乎从来不会哭泣的扉间哥,那个在他面前一向严肃的不行的扉间哥,那个在他的葬礼上还是面无表情的扉间哥;现在却拿着他的忍刀泪流满面。

  似乎是因为怕吵醒隔壁的父亲和大哥,扉间哥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就是看着手中的那把刀默默地哭着,眼中巨大的悲伤仿佛要将自己淹没。

  明明没有一点声音,板间却觉得扉间哭的撕心裂肺,连他看的都呼吸一滞。

  是啊!他怎么忘了,他怎么忘了扉间哥最喜欢逞强了。扉间哥最擅长的事情不就是把所有的伤痛都放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然后留个众人的永远都是坚强的千手扉间。

  板间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为扉间擦掉眼泪,但是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穿过了扉间泪流满面的脸。

  “扉间哥……不要哭了好不好?……”

  但是没人能听得见。

  从那以后板间就开始跟在了扉间的身边,就算是扉间和柱间分开,板间也会毫不犹豫的跟着扉间。

  然后板间发现了曾经自己从未见过的扉间。

  原来扉间哥也会这么狼狈,看着和泉奈打的难分难解的扉间,板间有些不满;原来扉间哥也会吐槽别人,看着狠狠地骂着柱间的扉间,板间笑弯了眼;原来……扉间哥这么好看……看着熟睡的,因为浴袍有些松于是露出了大半边身子的扉间,板间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热。

  明明他是幽灵,不会感觉到温度的……

  板间每天都跟在扉间的身边,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本来板间觉得这样也挺好,直到有一天他在自己大哥的孙女纲手的一本书上看到了关于自己这种行为的一个形容词——痴汉!

  那一瞬间板间觉得自己似乎打开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

  但是……不不不,千手板间你冷静点,这只是弟弟单纯的跟着哥哥而已,这没什么不对的。

  再说了,扉间哥洗澡的时候我就从来没有去看过,所以根本不能说是痴汉!嗯,对!

  然后某一天无意间跟着扉间进了澡堂,眼睛就黏在扉间身上根本挪不开的板间开始自暴自弃。算了,痴汉就痴汉,反正没人知道!

  讲道理,虽然板间是被宇智波杀死的,但是其实在这之前板间并不讨厌宇智波。但是现在板间决定他要厌恶宇智波。

  看着因为宇智波斑的事情开始吵架的扉间和柱间,板间默默地决定。

  啧!大哥怎么那么蠢,竟然为了宇智波斑和扉间哥吵架!胳膊肘往外拐!!

  就知道,宇智波斑这人迟早会出事,叫你为了宇智波和扉间哥吵架。看着决斗的柱间和斑,板间默默地诽腹!

  柱间死了之后板间看着已经成为了二代火影的扉间并没有任何高兴的情绪,反而很担心。

  为什么呢?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扉间哥的身上!大哥好讨厌啊!自己无事一身轻的就这么走了,他们都走了,就留下了扉间哥自己一个人……

  这么想着,板间悄悄地往扉间的身边靠了过去,在身子即将穿过去的时候停住,就好像他们二人在相互靠着一样。

  “没关系,扉间哥我陪着你……虽然你不知道。”

  从那以后板间在扉间的身边更加的寸步不离,但是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眼睁睁的看着扉间死亡的板间如是想到。

  看着和金角银角同归于尽的扉间,板间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明明自从成为了幽灵之后就不在跳动的心脏这时却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那是在大哥死的时候都不曾有过的感觉。

  颤抖的手伸出来想要将扉间脸上的鲜血擦掉,但是却穿过了那个沾满血迹的脸庞。

  如同他死的那年,想要擦掉扉间脸上的泪水却只能轻轻地穿过了那泪流满面的脸。

  板间从来没有这一刻如此的怨恨自己的身体,为什么是幽灵!这样一个身体,我甚至连为扉间哥擦掉眼泪都做不到!

  我甚至不能让扉间哥知道他其实并不孤单,其实我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生性有些腼腆的板间是兄弟四人中脾气最好的,但是此刻的板间却觉得自己愤怒的想要毁灭一切!而眼睁睁看着扉间生命流逝,板间却又觉得巨大的恐惧犹如潮水般铺天盖地的将自己淹没。

  “扉间哥你睁看眼睛看看我啊,扉间哥求你别睡了快点起来啊,扉间哥扉间哥扉间哥扉间哥扉间哥扉间哥……”

  带着深深地恐惧的颤抖的声音绝望的喊着扉间的名字,但遗憾的是没有人能听见少年濒临崩溃的哭喊!

  用手捂住心脏的位置,大口大口喘气仿佛溺水的人一般;脑子里嗡嗡作响,明明已经是没有任何感觉的灵体,但是却觉得自己浑身发麻,一动不动的身体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眼神呆滞的看着已经了无生息的扉间,内心从未被人注意过的阴暗在这时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为什么扉间哥会死?明明扉间哥只需要被好好保护起来就好了,谁都不能伤害扉间哥,谁都不能伤害我的扉间哥。

  谁伤害了扉间的话,那就去死好了!

  下一秒,疯了一般的板间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等到板间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入目的是记忆中已经模糊了样子的,自己小时候的房间。惊讶的抬起了自己的手,板间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感受到温度。

  转过头看向院子里,板间突然觉得自己眼睛酸胀的厉害。

  尚且年幼的扉间,就这么站在院子里皱着眉头看着瓦间哥训练忍术。晨曦洒在扉间的身上,清凉却带着无限的希望,美好的简直不真实。

  顾不上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连滚带爬的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横冲直撞的好像一颗炮弹一样直直的撞到了扉间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面前的人。

  温热的,自己可以触碰到的扉间哥……

  正在院子里训练瓦间的扉间毫无防备的被这么狠狠地一撞,不由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在地。

  但是扉间发现撞到自己那个罪魁祸首却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狠狠地黏在了自己的身上,小胳膊小腿的紧紧地箍住了自己,简直是撕都撕不下来。

  “板间,快点起来,这么大的人了你干什么呢!”

  把脸狠狠地埋在了扉间的肚子那里(本来想要埋胸,但是身高原因只能到肚子)闷闷的声音传出来:“不要!”

  并没有被弟弟吃豆腐的自觉的扉间:“这像什么样子,板间你快点起来!”

  “不要!我梦到扉间哥你死了……我害怕……”

  听着板间带着哭腔的声音,本来想把人弄下来的扉间却停住了动作,随后伸手有些僵硬的拍了拍那颗仍旧死死地抵在自己肚子上的小脑袋。

  “没事,只不过是一个梦。”

  “嗯,但是我还是害怕。”

  “我不会死的,不用怕。”

  “那扉间哥我今天和你睡好不好?就一晚!”

  “……好!”

  “那扉间哥永远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好!”

  此时干脆利落的答应了的扉间万万没想到,说好的睡一晚的板间再也没从自己的床上下来,说好的自己不离开他还真是再也没有分开。

  而得到肯定的回答的板间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笑的灿如春花。说好的哦,扉间哥永远不要离开我!

评论(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