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一只二代目引发的四战

    背景是泉奈没有死,然后斑、镜、泉都喜欢扉间;因为柱间的不靠谱扉间之后成为了二代火影,一次任务的时候和金银角同归于尽。所以斑和泉奈表示这个没有扉间的世界是错误的,所以离开了村子。

    在之前柱间和斑打了一场,当时的地点成了后来的终结之谷。而镜则表示他要守护老师心爱的村子,后来是在战场上死的。

    之后的事情就和原著一样。

    嗯,背景就是这样。不要问我逻辑什么的,逻辑已死,单纯的因为昨天群聊天的脑洞想要来一个真·all扉,所以要尽情的放飞自我。



    从混沌中醒来,柱间好奇的看着面前的那个和泉奈长得很像的年轻人,他记得自己已经死了,现在又是为什么?

    “啊……这是老师的秽土转生吧。”听到熟悉的声音,柱间转头看去,只见站在他身边的正是宇智波镜。好奇的看了一眼四周,柱间发现竟然连猿飞也在,最右边还站着一个黄头发的男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蛇丸,果然是您搞的鬼吗。”最年轻的四代火影,也就是波风水门忍不住问道。

    “是啊。不过猿飞老师还有水门,你们不用激动,我之所以召唤出了历代火影,但并不准备用你们毁灭木叶。我的目的是为这个孩子,佐助解决一下他的疑惑。”说着,大蛇丸指了指身边的佐助。

    “历代火影?”水门看了看旁边站着的几个人忍不住说道:“不对啊,这里没有二代目大人啊!”

    话音刚落,只见大蛇丸的脸上呈现了一种相当复杂的神情。

    “二代目的尸体我没有找到,可以找到的地方我都找遍了,但是就连一丝的,关于二代目的细胞我都没有找到。倒是最后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从二代目坟墓里的衣服上提取出了一些细胞,结果却召唤出了这位。”

    说着,大蛇丸指了指站在柱间身边的宇智波镜。

    闻言柱间彻底黑了脸:“扉间……”

    倒是一边的镜松了口气:“那就好,怎么能叫你们打扰到老师的清净。”

    从头看到尾的四代目和佐助表示信息量有点大,我需要消化一下。

    随后,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现在可没有时间让几位悠闲了,外面已经发生了第四次忍界大战。而挑起的人就是宇智波斑和宇智波泉奈。”

    “唉!斑、泉奈,果然!”用手扶额的柱间狠狠地叹了口气。

    最后,解决了佐助的疑问后一行四人再加上佐助赶往了四战战场,在众人到达的时候五影已经被虐了个遍。

    泉奈举着手里的忍刀,一脸嘲讽的看着已经无力反抗的雷影:“云隐,当初扉间就是和你们云隐村的忍者同归于尽的!”然而就在忍刀即将落下的时候却突然被人挡了下来。

    看着面前那个熟悉的身影,泉奈倒是笑了出来:“镜啊……”

    “泉奈桑,难道你就这么想要毁了老师所期望的和平,老师所建立的村子吗!”

    “哼!这种和平本身就是虚假的,只要有一点的利益就会立刻被打破。既然扉间希望和平,我就要为他建立出永久的和平。月之眼计划就是为此诞生的。”

    “不过还真是见到了老熟人啊!”看了眼自己面前的镜还有已经到了斑面前的柱间,泉奈有些无所谓的说道。

    “柱间!你也是要阻止我吗!”

    “不!”赶到战场的忍者之神伸出手指着站在高处的,曾经的同伴宇智波斑黑着脸说道:“在这之前你先告诉我扉间的尸体被你们藏到哪里去了!我明明记得我已经从你那里把扉间的尸体拿出来埋到坟墓里了!!而且镜!!为什么你的衣服会在扉间的墓里面!!”

    闻言斑不屑的看着下方的柱间,一双猩红的万花筒写轮眼里面满是对于世人的不屑,但是说出来的话确是痴汉满满:“哼!扉间的尸体自然要由我来保管!”

    正在和泉奈对抗的镜这时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点点头:“抱歉,柱间老师。关于这一点我是和斑他们站在一起的。”

    忍联:“…………等等,我们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彻底方了的鸣人连自己的好基友(划掉)朋友来了都顾不上打招呼,只是呆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神展开。然而此时佐井却向一边的小树林走去。

    鸣人:“佐井你去哪?”

    佐井:“拯救世界。”

    鸣人:“…………”

   “所以……”柱间看着面前的宇智波痴汉三人组差点吐出一口心头血的问道:“扉间的尸体到底在哪!!!!!”

    斑/泉奈/镜:“你猜啊!╮(╯_╰)╭”

    妈蛋这时候镜你和他们倒是挺默契啊!!!!刚才不是还打的要死要活呢吗!!!!

    而一直在一边围观的带土此时却茅塞顿开,毫不留情的戳穿了自家的老祖宗:“原来如此!所以说外道魔像东边的一个房间,那里被斑你设了一个结界其实里面就是二代目的尸体?”

    “怪不得你当初不让我进去,我还以为里面放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原来是二代目的尸体?”

    斑:“一切和扉间相关的,当然是很重要!”

    泉奈:“你什么意思,白毛难道不重要吗!!”

    镜:“就算是尸体,只要是和老师有关的东西都是最重要的!”

    ………………不,等等,几位大大的话有些奇怪啊!

    这时终于上线的大蛇丸压下自己抽搐的眼角问道:“所以说……我之所以收集不到二代目的细胞,是因为你们把所有和二代目有关的东西全部都带走了?”

    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点头的宇智波痴汉三人组,忍者联军表示自己的内心是崩溃的!

    而一直围观的猿飞却突然想到曾经团藏一脸痛心疾首你不懂,这是一种会呼吸的痛的对自己说:“宇智波是邪恶的一族。”

   所以,原来团藏早就知道老师的尸体被带走了?木叶村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表示,自己的三观在今天有点崩溃。

    “柱间,你的思想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就算建立了忍村又怎么样,一战、二战、三战还不是接二连三的爆发,而且因为组成了忍村战力的增加,战争变得更加的残酷。甚至扉间都死在了一战。”

    所以说,你的重点根本就是最后一句话吧!缩在大蛇丸身后的水月默默地吐槽,不过对于说出口他是拒绝的。

    “如果想要避免战争,月之眼计划是最好的方法!”

    “月之眼?什么样的计划?”

    “简单地来说就是利用轮回眼和月亮向所有的人施展无限月读,这样就可以……得到……永……久……的……”

    “怎么,继续说啊斑,永久的什么?和平?”千手扉间眯着朱红色的双眼看着面前的几个人。

    “……………………不扉间你听我解释!!!”

    “老师??!!!!”

    “不对,扉间是谁把你转生出来的?我明明记得已经把你所有用过的东西都放到了那里。”

    所以说那里是哪里?你到底对木叶的二代目火影做了什么!!宇智波泉奈你这么理所当然的说出来这么痴汉的话真的好吗!!!忍者联军表示我们现在需要一副墨镜!

    这时刚才走了的佐井现在却站在了扉间的旁边笑眯眯的解释:“我还在根的时候团藏曾经大人对所有根的成员都下达过一个命令。”

    “如果四战爆发,并且挑起来的人是宇智波斑或者宇智波泉奈的话,就立刻用秽土转生之术复活二代目火影。而复活二代目火影的媒介团藏给了我们每人一个这个。”

    说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达战场的大和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瓶子里是几根银白色的发丝。

    …………………………

    #其实团藏才是看穿了一切的人#

    #以后请称呼团藏为:志村·早已看穿了一切·拯救世界·师控·团藏#

    泉奈:“扉扉扉扉、扉间!!!”

    “嗯?”扉间斜眼瞪了一眼泉奈:“继续说啊!毁灭世界?还是怎么样?你们宇智波倒是很厉害啊!”

    斑:“不,扉间你听我解释!!!”

    镜:“老师,对不起老师,我没能为老师守护好木叶。”

    看着扉间一脸欣慰的摸着镜的头毛,斑和泉奈默默在一边咬手绢。宇智波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镜。

    心机boy——宇智波镜!

    忍者甲:为什么,我明明不是单身却有一种被秀了一脸的感觉_(:з」∠)_

    忍者乙:快把朕珍藏的82年的狗粮拿来!

    忍者丙:并不是很懂你们木叶!

    忍者丁:所以难道没人注意到明明是四战,却已经向着奇怪的地方发展了吗?

    然后众人就一脸麻木的看着被扉间完美压制的四战Boss一脸乖顺的回去了……回去了……回去……回……

    鸣人:wth? excuse me?为啥子?!!! 明明我才是主角啊!!



关于团藏手里的那些头发是怎么来的:

    那是在扉间还活着的时候,一天休息的二代小队约好出来一起修行。但是镜因为临时有事(也就是和家里的大小祖宗争夺扉间的归属问题)所以并没有来。

    团藏看了看扉间略长的头发开口道:“老师,你头发长长了。”摸了摸脑袋,扉间点点头:“嗯,最近比较忙所以没时间剪。”

    团藏:“那老师我来帮你吧!”

    猿飞疑惑的看了一眼献殷勤的团藏:“团藏,你到底有什么阴谋?竟然这么主动的帮老师剪头发!”

    不搭理一旁耍宝的猿飞,团藏继续看着扉间。

    而扉间见徒弟这么坚持也不好拒绝,再加上自己的头发确实太长了于是点点头就任由团藏在自己的脑袋上作乱。

    然后等扉间走了之后,猿飞小春还有火影班除了镜以外的其他几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团藏小心翼翼的把扉间剪下来的头发用纸包好收在了怀里。

    小春:“…………团藏你在干什么?难道你也终于和镜走上了一样的道路了吗?团藏快出手啊,你这样下去很危险啊!!”

    团藏鄙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几名队友:“愚蠢的凡人,你们不懂!这可是未来可以拯救世界的重要物品!”


评论(14)

热度(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