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冥婚

  李家是传承百年的阴阳世家,正统的道家传人。

    李家人代代降妖除魔伸张正义,因为妖魔作祟不是一般人能解决的,无论你再有权利遇到这种事情都没办法免不了就要去求助李家,所以李家一个不小心就成了H国的最大的家族。

    而李柔则是李家板上定钉的下一代家主。

    不过李柔显然在出生时初始化技能点点错了,降妖除魔画符算命是玩的一手高深,但是摆阵作法的技能点却也全部被点在了上一项。

    所以虽然李柔很强,但是作法却一直是她心中的痛。还是那种无法愈合的痛。

    要说李柔作法差到了什么程度,就连那种小道士入门级别都可以完成的,完全不需要任何灵气的,举行冥婚,李柔都能弄出差错。

    而在这一次,H国和R国双方的阴阳师家族进行了交流;看着R国阴阳师用的一手流利的阵法,李柔算是咬碎了一嘴的牙齿。

    李柔虽然名字听着挺柔和的,但是本人却一点都不温柔,要强的很。这次受了刺激于是便开始苦练奇门遁甲势必要将阵法变成自己最擅长的。

    俗话说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当初李柔举行了个冥婚失败了,于是准备从新来一次。但是一时间李柔又找不到哪里有人想要举行冥婚。

    无奈的在R国的古迹晃悠观景的李柔却发现了一副红色的盔甲,看起来怎么着也得几百年了,不过保存的倒是挺好。

    看到这李柔灵机一动想着反正冥婚其实只要有主人的物品作为媒介就好,也不一定要尸体。所以她干脆用这个盔甲练习一下冥婚就好了,反正这盔甲的主人不定投了几次胎了,就算没投胎到时候自己成了再解开不就好了。

    说干就干的李柔又在古迹四周晃悠了一会儿,这里曾经是一片战场,所以什么乱七八糟的盔甲武器不少,不过李柔却看到了一条白色的嗯……毛领子。

    最后李柔用一副红色的盔甲,和一条毛领子作为媒介,为二人生前的主人举行了冥婚。然后她成功了,一时高兴的李柔忘了解除冥婚就回到了自己住的宾馆,而等到她后来想起来的时候事情有太多抽不开身。

    一般来说如果这俩人投胎了也就没事了,但是如果没有投胎的话,二人就会被迫绑定在一起相互之间不能超过二十五米以外的距离。

    而被李柔举行冥婚强行绑定在一起的二人却遗憾的都并没有投胎,甚至双方可以说是死敌。

    这二人,一个名为千手扉间,一个名为宇智波斑。

    阴间,从赌场将不省心的大哥拖出来的扉间默默地叹了口气,随后突然觉得一阵无形的拉力拖着自己向东边走去。扉间虽然心下诧异但是却反抗不了,而看着越来越近的房子,却发现那竟然是宇智波兄弟住的地方。

    而宅子的大门口,宇智波斑显然也是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来了出来,向着扉间的方向走去。

    在二人看到对方的瞬间,不知名的力量便消失不见,徒留二人默默对视。

    扉间和斑生前的关系就相当恶劣,因为泉奈的关系。等到死后,因为再次见到了泉奈所以斑对扉间的态度不在那么的恶劣,但是也算不上关系好,而扉间则是采取眼不见心不烦的策略完全无视了宇智波兄弟。

    但是因为身边有一个专注卖弟的千手柱间,总是被迫和宇智波相处,这么多年下来,谁也不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关系倒是比之前缓和了不少,但是也绝对到不了能相互帮助的程度。顶多就是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说说话而已。

    已经在下边待了这么多年了,再加上扉间一向喜欢研究一些东西,所以和斑交流了一会儿就基本确定这是有人给他们办了冥婚了。

    然后得到消息的宇智波田岛和千手佛间炸了!

    哦,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当初忍界参加过从一战到四战的任何一场战役的忍者基本上都没有投胎,主要还是因为在地下能见到自己的亲人,所以无论是早期如宇智波田岛千手佛间之流,晚期到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之流,都在地下成了常住户。

    就是偶尔小樱会看着鸣人和水门那两张比起父子更像是兄弟的脸发呆,没办法基本上所有人都是保持着死的时候的年龄。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先天优势是多么的重要了。比如说扉间,明明死的时候比柱间死的年龄要大了十来年,但是看着愣是比柱间年轻;再比如说卡卡西,死的时候都五十多岁了,但是看着却愣是和三十来岁的带土一样大,完全不比自己那个早死的老师老多少。

    白毛啊……

    哦,跑题了,我们继续说被迫冥婚的扉间和斑。 

    众所周知,千手和宇智波一向不和;即便是死了很多年,田岛和佛间仍旧在几十年如一日简直比上班打卡还要准时的互相掐着对方。

    这下自己的儿子竟然和对头的儿子叫人给冥婚了,两个老人家没有直接魂飞魄散已经表明心里承受能力很强了。

    倒是柱间一副很好玩的样子带着两个早夭的幼弟围观,气的佛间一巴掌上去把柱间打到一边嘤嘤嘤去了。

    而泉奈则表示死白毛快离我哥哥远一点!!!!

  然而我们讲道理,最近百年间因为上边的科技越来越发达,所以已经有很多人不信这种东西并且不了解了;而从前信的人,还有懂这些的人也都投胎的投胎走的走。

  也就是说,办法是有的,但是现在却没人知道,只能等懂这种事情的人下来或者谁给他们办的谁想起来了在解开。如果将二人强行分开的结果就是二人好像是被绑在了弹簧的两端,只要力气稍微小一点就会被xiu的一下子弹到对方的身上。

  黑着脸从把斑从自己身上推下来的扉间狠狠地瞪了一眼不听他警告非要跑的宇智波斑。

  略微心虚的从扉间身上爬起来,斑表示他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灵。

  其实我们讲道理,二十五米虽然说不上多远,可也不算短,二人还可以分着房间睡,就是注意着点别离太远就好。

  可是先不说二人互相看不看的顺眼,也不说田岛和佛间如何的抓狂,到死都是单身狗的斑和扉间表示他们并不习惯有个人和自己生活。

  关于这一点最为直接的体现就是:因为总是忘了身边还有一个人,所以总是一个不注意就超过了二十五米,然后最先超过的那个人就会xiu的一下被拖回另一个人的身边——直线。

  也就是说不管你面前有什么障碍物,那股力量都会异常执着的直线将你拖回去,矮点的桌子板凳什么的还好,碰到了就能越过去了。但是如果你面前是一面墙那你就懵逼了,那绝对是不把你从墙里穿过去不罢休的节奏。

  一次不小心走过头了的斑用他的亲身体验告诉我们,即便是强大如他吊打忍联,也禁不住以头撞墙,最后疼的斑直接开高达(划掉)须佐打破了那堵墙才得以保住他那颗饱受摧残的脑袋。

  当时那巨大的动静吓得其他宇智波的族人还以为千手又来袭击了。

  虽然扉间撞墙(划掉)忘记这件事的概率比斑小不少,可是保不准起床的时候脑子迷糊就注意不到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面,无数次被撞各种障碍物的扉间和斑表示苦不堪言,小天使镜心疼的看着自家老师胳膊上的淤青,坐在一边的斑表示镜你这个宇智波的叛徒!

  最后实在是受不了的斑和扉间终于准备住在一起,起码一醒来看到身边的人不会因为脑子迷糊就跑远然后再次被强行拖回来。

  不过虽然住在一起两个人还是分开睡的,但是好歹不会再突然超过二十五米了。而同居之后的二人倒是出乎意料的和谐,主要是都掐了那么多年了,除了田岛和佛间还在互相掐着,其他人早就懒得掐了。

  再加上其实宇智波斑最近实在是没事干,闲的都快长毛了,这下和扉间绑定了天天没事跟着扉间倒是没以前那么闲了。

  至于扉间,本来他以为自己要和斑为了谁跟这谁,或者先办谁的事而打一架,结果没想到最后斑竟然想当老实的跟在自己后面。

  如此下来,斑倒是多了一个兴趣——观察千手扉间!

  于是,他发现千手扉间这人对后辈简直是出人意料的和善,和善的简直不像是他平常见到的那个冷漠又卑鄙的千手扉间。

  他可以毫不保留的与四代目,好像是叫波风水门的小鬼讨论忍术,然后在那个小鬼和小鬼的儿子——打败自己的而漩涡鸣人,父子二人犯二的时候,不但不生气,甚至会露出一个淡到几乎可以让人忽略的微笑……

  可以对着看起来年龄和他差不多的纲手露出一种违和感满满的,长辈的包容与宠溺。

  甚至明明这么讨厌宇智波,却对那个叫镜的小鬼头特别的欣赏,就连生前从未见过的名叫宇智波鼬的小屁孩都能带着长辈的包容的态度…………

  所以千手扉间你不是对宇智波有偏见,你只是单纯的对我和泉奈有偏见而已吧!!!明明可以对所有除了我和泉奈之外的宇智波和平相处!!!——by内心咆哮的斑爷

  不过面上仍旧一派平静的斑,扉间表示自己并没有get到斑内心血与泪的咆哮。

  扉间有点轻微的洁癖和强迫症,自从二人同居之后斑的屋里简直就像是从新装修了一样焕然一新,然而每天都在扉间嘲讽脸下被迫收拾屋子的斑表示自己并不像焕然一新。

  不过虽然如此,可斑却觉得自己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不不不!!宇智波斑你醒醒!你可是挑起四战的男人!就算你不是S,也不能变成M啊啊!!!!

  斑和扉间这样的生活从开始道现在已经持续了两个月,撇去哭天抢地的宇智波田岛和千手佛间,还有宇智波泉奈,二人单独相处倒是意外的平静和谐。

  千手扉间的泡茶技术很好,每天中午的时候扉间都有坐在走廊上喝茶的习惯,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只是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

  现在因为多加了个宇智波斑,所以扉间在泡茶的时候干脆顺手就带上了斑的那一份;午后微暖的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的,曾经在忍界叱咤风云的两个人就这么懒散的或躺或做的在走廊上轻饮茶水,简直叫人不敢相信这二人曾经还是死敌。

  一派的岁月静好。

  但是在静好的岁月,也总会流动起来。看着乐颠颠一脸纯良的过来找扉间讨论问题的镜,斑咬牙切齿的想到!

  他生气只是因为他们说话的声音打扰自己睡觉了,绝对不是别的什么原因!绝对不是!!

  H国,因为家族事情再加上两国阴阳师比赛已经连续两个月忙成狗的李柔终于得以歇一口气,正想着好好睡一觉却无意间看到被自己带回来的毛领子和盔甲……

  她都把这事忘了,不过虽然不知道这两样东西的主人投胎了没,她还是解开冥婚吧!

  而这边,因为思考着事情所以一个不注意就走过头了的斑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超过了二十五米,然而当他已经做好准备被弹回去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那股牵引在他和扉间中间的那股力量已经不见了。

  ………………

  沉默了一下,只见斑看了一眼扉间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于是用堪比飞雷神的速度迅速回到了二十五米以内的安全距离。

  嗯,我什么都不知道!


评论(7)

热度(115)

  1. 柱斑,叶攻土豆的尖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