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跟踪狂 1

  亲爱的耀,我一直在注视着你。你那乌黑的秀发,琥珀色明亮的双眸还有不带一丝阴霾的笑容,你的一切的一切我都在紧紧地注视着,我恨不得将你藏在只有我能看到的地方。

            我爱你,我、的、耀!

  盛放写有这段话的信纸的盒子里还放有一只已经枯萎发黑的玫瑰花,没了生前热烈奔放的美丽,了无生机的花再配上这么一段没头没尾的话倒是显得无比的诡异。

  但是其实这也说不上没头没尾,事实上类似的信件在这一个月内王耀几乎天天收到。第一天他只以为是别人放错了,就算他长得清秀也不至于会被别人认成女人。

  虽然他本人颜值可以算是在平均水平以上也不至于好看的天上有地上无的,至少他认识的人里面弗朗西斯或者亚瑟小澳之类的明显就比自己受欢迎的多得多,不过弗朗西斯的受欢迎程度只限于不熟悉的人而已。

  所以综上所述,招惹类似这种痴汉跟踪狂什么的不太可能。

  结果第二天王耀有又到了,然后他以为是恶作剧。但是在连续收到一个月后,王耀不得不承认自己似乎碰到了痴汉。

  恶作剧什么的,没人能坚持这么长时间。

  开始的时候只是写信,但是最近两天似乎开始升级给自己打骚、扰电话,听声音是个男人,可是王耀却想不起来自己认识的人里面谁是这种声音。

  虽然对于这种事王耀一个大男人也没觉得怎么可怕,可遇到这种总是骚扰自己的人也是够烦人的。可是就算这样王耀还真不敢和阿尔说,叫阿尔帮自己顺着电话线查一查是谁。

  不是怕阿尔嘲笑,实在是怕阿尔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二货嚷嚷的全世界都知道,给自己添乱。

  至于其他关系比较近的人,王耀可以肯定只要自己说,那几个人幸灾乐祸都是轻的。

  有着一群损友的王老板表示自己很忧伤。

  虽然王耀想过叫自己手底下的人帮忙查一下,但是总有一种以权谋私的罪恶感,况且其实千年来腥风血雨的,这是虽然王耀是第一次遇到可在他的心里实在是不算什么大事,顶多就是每天早上间门口多了个垃圾而已。

  所以想了想自己最近也挺忙的,王耀决定干脆不去管了,反正总有一天这人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到时候抓起来就好了。

  相当淡定的王耀顺手就把手里的盒子信纸外带玫瑰花扔进了垃圾桶,随后向会议地点走去。

  推开大门阿尔一如既往的卖蠢,弗朗西斯仍旧在和亚瑟打架,伊万自以为一脸纯良的坐在位子上实际上已经把瓦尔加斯兄弟吓得瑟瑟发抖。

  走向自己的位子在经过瓦尔加斯兄弟俩的座位的时候王耀一脸慈爱的摸了摸两个倒霉孩子的脑袋,真是的,明明凯撒虽然挺好色但是确实挺靠谱的,怎么两个孙子成了这样?

  要是凯撒泉下有知……想想还是挺高兴的啊。

  咳,挥灭了最近因为跟踪狂而心情不好所以出现在脑子里略阴暗的想法,带着王濠镜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说是会议实际上也就是他们一群人插科打诨而已,真正决定事情的还是隔壁屋子的总理们,如果什么国、家大事都要他们管,几百年上千年下来就算再爱权利的人也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所以实际上只要不是什么生死存亡的大事,其实基本上他们也没什么事干挺轻松的。

  因为不是什么严肃的会议,所以王耀也就没关手机,当手机铃声响起并且在接听后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后,王耀相当熟练的将这个号码拉近了黑名单。

  翻了翻黑名单里十来个不同的手机号,可这些号码的主人却都拥有着同一个主人——那个跟踪狂。

  现在手机号都实名制了,这么短的时间还能弄到这么多手机号看来也是个小有权势的人啊,略微走神的王耀想到。

  一边的王濠镜以他戴上眼镜后五点零的视力发誓这种情况他已经看到了整整六次了。没错,他就是数过!担心先生并且时刻关心着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先生……这个是?”

  “嗯?”听到身边的弟弟开口,王耀摇摇头“没什么,就是诈骗电话而已。”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