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不会痛的孩子(3)

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些什么了_(:з」∠)_




  “大秦你能不能正常点,在这样我就把你从这里扔出去!”

  “弗朗西斯你个混蛋!不要用这么恶心的说法叫我!”

  看着门外风骚无比的两人,王耀和亚瑟难得有默契的下床,起跑,关门!动作一气呵成,流畅无比。

  被关在门外的弗朗西斯和凯撒互相看了看对方,颇有难兄难弟之感。

  最终两人还是进来了,和亚瑟弗朗的关系不同,凯撒和王耀的关系算是竹马竹马,关系很好。最主要的是今天因为王耀父亲公司临时有事所以凯撒是被拜托过来照顾王耀的。

  听到凯撒的解释后王耀啧啧称奇,表示没想到他和凯撒的革命友谊竟然这么坚固,凯撒竟然能放弃自己的撩美女大业来陪自己。

  至于亚瑟那边,弗朗西斯纯属是来看笑话的。不过让亚瑟惊讶的是一进来弗朗西斯却没有用话损他们,反而略带愣神的盯着他对面的王耀看,随后说道:“找到了……不对,亚瑟你们就是和他打的?”

  伴随着亚瑟的点头,弗朗西斯露出了一种悲喜交加的表情。

  随后王耀就发现过来看亚瑟那伙人的外国人突然对他大献殷勤,不光是王耀,就连其他几个人都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基尔伯特是个大嘴巴,跟着后来的安东尼奥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基本上就把弗朗西斯的底儿透露的干干净净,顺便还推测了一下弗朗西斯的目的——追王耀!

  嗯,准确率百分百。

  通过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的对话凯撒基本可以确定弗朗西斯和他属于一类人——酷爱撩妹。唯一不同的是凯撒表示自己并不喜欢裸奔。

  在之后住院的一段时间,弗朗西斯简直比上班还准时的道王耀的床头报道,而凯撒默默地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肩膀表示,骚年郎,你这些撩妹的手段赛里斯都看过的,看我撩。

  弗朗西斯第一次觉得和自己属性相似的凯撒是如此的欠揍。

  一个月之后六个人一起出院了,出乎意料的是王耀和亚瑟二人在这一个月里从开始的剑拔弩张一直到现在的略微惺惺相惜。

  两人其实兴趣爱好差不多,不过唯一一点就是不能在二人同时在的时候提及厨艺。

  出院当天王耀的父亲过来接自家儿子,然而看着那个为自己儿子殷勤的收拾东西的歪果黄毛,王耙耙表示自己略方。

  高三这一年的学习其实很紧张,所以自从这次打了群架被学校通报批评之后王耀几人也就渐渐收敛,倒是开始往隐士高人的方向发展。

  以后的日子仍旧一成不变的上课放学,唯一不同的就是众人发现似乎每次放学王耀的身边都会跟着那个在两所学校都出了名的风流的法/国/人。

  王耀本人其实并不排斥同性恋,真要说的话对于弗朗西斯的追求也算不上反感,就是他不太理解为什么弗朗西斯会喜欢上他。

  不,不要说什么一见钟情。从小听着父母一见钟情然后相知相恋的故事长大的王耀曾经以为那时世界上最完美、最浪漫的爱情。但是结果呢?结果最后如同童话般的王子和公主还不是客气的如同陌生人一样。

  王耀并没有怨恨父母的意思,但是你要理解任何一个经历过父母离婚的孩子对于爱情的那一丝丝的不信任与阴影。

  但是王耀冷淡的态度从来不是弗朗西斯退缩的理由,高三的学业繁重,身在国际班的弗朗西斯可以轻松些,但是王耀却绝对没有那么好运。

  所以每次晚自习下课后王耀总会看到从隔壁翻墙过来的弗朗西斯手里捧着一杯奶茶,或者是一个烤红薯,穿着那一身风骚并且单薄的衣服在冬日的寒风里瑟瑟发抖。

  冬天天色黑的早,一次给王耀送完东西的弗朗西斯在回自己学校的路上因为碰巧手机没电只能摸索着回到宿舍,但是不巧那天天气不好,阴沉沉的连颗星星都没有,伸手不见五指的。

  最终导致弗朗西斯在路上狠狠地摔了一跤。

  结果等到第二天晚上再次见面的时候王耀发现弗朗西斯的那张俊脸上贴了两个创可贴。

  弗朗西斯就这样天天在王耀的班门口等着王耀,从冬天等到了夏天,手里的东西也从热气腾腾的奶茶换成了加了冰块的果汁。

  王耀从来不是一个心硬的人,况且就照着弗朗西斯这么个作法就算是块石头都能把你捂热了。明显变得渐渐软化的王耀开始在放假的时候和弗朗西斯一起出去玩,弗朗西斯总喜欢带着王耀穿梭在城市中隐匿的各种大街小巷。

  等到走累了,二人便找一把公共长椅坐下,然后王耀静静地听着弗朗西斯为他讲述他家乡的景色。弗朗西斯说他希望有一天王耀可以和他一起去法国,无论什么身份都可以。

  到那个时候,他会带着王耀去巴黎圣母院看着飞舞的和平鸽听着教堂的钟声,去看金碧辉煌华丽无比的凡尔赛宫,他们还可以在傍晚的时候静静地在散步塞纳河畔散步。

  这么对王耀说着的弗朗西斯整个人温柔的不可思议,在弗朗西斯低沉的嗓音中王耀甚至也有些期待,期待着有那么一天他可以真的如弗朗西斯所盼望的那样,与弗朗西斯一起去看看他的家乡。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