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故事(2)

  别人家的事情我一向是不太乐意管的,所以在戏曲结束之后我就走了。

  后来我也问过王耀,当时他们两个发生了什么,结果其实我挺失望的——什么都没有。

  等到第三次和王耀见面的时候我已经死了,一场大火把我们一家烧了个干净,在我成为了鬼魂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还很惧怕任何和火焰相似的东西。

  说实在的,我对世界真的没什么留恋的,也没什么未了的愿望,更加没有什么怨恨的人,但是我就是投不了胎,明明我父母都已经转世了。

  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之后我到处晃荡了很长时间,没人能看得见我,所以饶是不爱说话的我也觉得自己快要被憋疯了。

  所以当我在圆明园看到王耀,并且发现他可以看到我的时候我一反常态的开口和王耀谈论起了自己的各种看法。

  我这个人的看法有点儿小众,就算在我的同学里面也没人能理解我的想法。

  比如就当年鸦/片/战/争还有后来的八/国/联/军,我的同学们几乎是一致认为那是国家的耻辱,但我虽然也为那段历史心痛,但却也认为那未必是件坏事。

  毕竟它强行的敲开了当时固步自封的国家,如果没有这些战争,华夏只会越来越虚弱最后再无对外的还手之力。

  为此我很少和别人谈论我的看法。

  “看着这种场景很伤心?”站在一边的王耀沉默着点了点头。

  “看着这种场景我心痛啊。”

  “其实未必,你上街随便拽来一个百姓问问,绝对不会有一个人心痛。王耀你想过这烧的是什么吗?这不止是华夏的国宝,更是压榨百姓的证据。这些宝贝哪里来的,还不是皇帝压榨百姓得来的,少了这些他们只会拍手叫好甚至会在偷偷从里面顺点出来,哪里会像你一样的看着心痛。”

  看着王耀慢慢睁大的眼睛,我以为王耀会反驳我,但是他却笑了出来:“是啊,我怎么忘了。明明你们才是我心爱的子民,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竟然也开始从权贵的角度考虑了。”

  从那以后我就跟着王耀了,毕竟除了王耀没人能看得见我,毕竟王耀是我的国家。

  当被本田菊从后面狠狠地砍了一刀的时候我问王耀伤心吗,王耀却反过来问我有什么可伤心的。

  他说他和本田本就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虽然他教会了本田菊很多,可也只是把本田菊当做自己众多从属国之中微不足道的一个,他甚至曾经也攻打过本田,不过那个时候条件不好也就放弃了。

  所以也没有谁对不起谁,现在他也就是不甘心。

  然后王耀又和我说,说他几千年以来的国家之中也就只有当初的大秦是他真正的朋友,因为当初也只有那个盛极一时的罗马可以和他平起平坐,并且不带有政治色彩。

  他想大秦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他国家之中的朋友了,以后他和其他年轻的国家联系多了却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

  后来事实证明王耀是对的,所以我想王耀如果不做国家的话摆摊算命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第二次见到那位戏园子里看到的粗眉毛先生的时候已经是中/国得以进入联/合/国,成为五常之一的时候了。比起那位粗眉毛先生也能看到我的惊讶,我更加惊讶的是粗眉毛先生周围环绕的小精灵。

  天啊,我一直以为小精灵只是传说,看着那位粗眉毛先生宠溺的抚摸独角兽,我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梦幻了,充满了童话色彩。

  我就这么毫无存在感的飘在了联五的会议室里面,看着那位自称hero的小伙子叽叽喳喳的主持着会议,不过上面说的起劲儿,下面聊得更加起劲儿。

  我惊讶的发现会议中场休息的时候那位粗眉毛,哦,我后来知道了这人叫做亚瑟,是英国。

  亚瑟一脸别扭的走向王耀。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