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综漫)运动少年

本文就是单纯的想着所有运动番的世界观合在一起会怎么样开的脑洞,文中包括排球少年、飙速宅男、网球王子、黑子的篮球这几个运动番。

无CP

因为不会每章所有学校都一起出现,所以出现哪个就打了哪家的tag,如果有小伙伴想看全文就戳头像吧_(:з」∠)_

PS:时间线有点乱,大家对付看吧_(:з」∠)_


虽然岸本神祗是兴致满满的这么说了,但是因为版块有限所以也不可能真的从一开始就把所有的社团报导进去。所以初期岸本先是跟其他学校的新闻部部长互相联系了一下,最终达成共识之后从县决赛开始正式报道。

因为最初是从排球队想到的点子,所以县决赛的时候岸本自己去了排球部那边的场地,而其他体育比赛则交给了其他的部员。

比赛过程非常激烈,看着那几个正选在赛场上那种拼尽一切的努力岸本也不由得沧桑的感叹一句青春。岸本虽然并不怎么接触排球,但是仍然被乌野与白鸟泽的这场比赛看的热血沸腾。

最后看完比赛把资料收集好之后意外地留下了不少空闲,看了看时间发现还早。正想着干什么打发接下来的时间时岸本却收到了来自箱根学园新闻部部长的邮件,邮件里是几张骑自行车的照片,因为速度过快所以照片有些模糊,但尽管是如此模糊的照片岸本仍然能看到大概的场景。

第一章照片,穿着箱根学园队服的一个橙色头发的男人一脸恐怖片的狰狞表情,长长的舌头往外伸了出来,仿佛要舔穿屏幕;第二张照片,还是箱根的队员,虽然表情很正常,但是岸本并不了解为什么这人会把队服的拉链拉开直直的做着其自行车,他难道就不嫌风阻大么;第三章张片,是一个穿着京都伏见队服的,正在以一种岸本只在灾难片里看过的,仿佛奇行种一半的姿势骑车的男人。

而在这三张照片的最后,箱根学园的新闻部部长写下了一句话:“我为自己正常的骑车姿势而感到与他们格格不入。”

岸本:……什么玩意???

还没等岸本想好怎么吐槽面前的场景,紧接着就收到了来自箱根新闻部部长的第二封邮件:我见你在咱们建的高中新闻部交流群里说排球比赛那边完事了,怎么样,要不要来这边跟我一起采访一下?

箱根学园新闻部部长小山铃,一个对自行车竞技有着莫大热情的妹子;本来想要加入学校的自行车部,但是因为更喜欢自由一点的骑车形式所以选择了新闻部。接收到了对方的邀请,本着反正也是没事,所以最后岸本干脆直接坐上地铁去了小山那边。岸本到达自行车比赛地点的时候选手早已冲刺完毕,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今天本来就没有来这里的计划,所以岸本也没有太过失望。

和小山铃电话交流了一下之后,岸本在自行车手们休息的地方找到了对方,然后和对方一起去了箱根学园的休息帐篷里参观了以下。

岸本和小山进去的时候帐篷里一个蓝色头发的人正在打电话,明明脸看起来是个池面,但是却跟个老妈子一样的喋喋不休,从吃饭关心到了对方的穿衣,从晚上睡觉不要踢被子关心到了对方要好好洗澡。

不停的叫着小卷。

等到小山铃带着岸本跟其他人打好招呼,正巧对方也挂断了电话,见此小山一脸坏笑的说到:“东堂,你这是在给谁打电话?女朋友?”

“嗯?我山神大人要是有了女朋友可是会让女孩子伤心的,对方是一个一起骑自行车的朋友。”

朋友?

拜某位和她同姓的大名鼎鼎的漫画家所赐,岸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直视朋友这个词。而因为同姓的关系,岸本经常被她那位宅腐双修的青梅掐着脖子大骂,岸本老贼,虐我佐鸣!

“不,或者说是宿敌更合适?毕竟只有小卷才有资格跟我这个山神一较高下。”

宿敌?岸本的眼神默默地向外看去,这个词她更没有办法直视了好嘛!

“不说这个了,福富让我给你们拍个照片吧,校内新闻报上要用的。”

“没问题,我叫他们集合。”

而岸本看着集合起来的箱根的自行车队员们,尤其是那个橙色头发的肌肉池面,明明现在看起来挺正常的,但是为什么一起上自行车就成了那样??再想想小山给自己发的邮件,岸本表示你们骑自行车的是不是车上车下不是一个人格???

明明都是橙色头发,虽然有点色差但果然还是她们学校的日向小学弟可爱多了。无论是球场上还是球场下。

最后跟着小山铃在自行车选手们的帐篷里转了一圈之后,岸本带着小山给她的采访资料回到了家中。

洗了个热水澡之后岸本把最近收集到的各种资料都摞在了一起,虽然当初说的那么兴奋,但是工作量却也不少,东西太多但是能放在校园新闻报上的却有限,所以免不了要精挑细选一下。

正当岸本做好熬夜的准备,却突然接到了来自后辈的电话。

接了电话之后对面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声音,正当岸本想着对方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后辈飘忽不定的声音才传了过来:“前辈,我想学篮球……”

岸本:“…………???”

她记得这个后辈负责的是乌野的篮球部,但是因为篮球部早早在第二轮比赛的时候输了所以去了其他有熟人的学校的篮球部去采访了啊,临走之前还大叫着篮球是男人的浪漫一脸兴奋的走了,现在这是受了什么刺激??

“前辈,我去东京了。东京的枭谷学园里的新闻部有我以前玩的很好地同学,今天我跟他们一起去看他们学校的篮球比赛了……”

后辈的声音依然是飘忽不定,让岸本有种对方似乎是在跟她说梦话的感觉。

“枭谷学园的对手是秀德高校,一场比赛下来,秀德高校得分一百,而枭谷学园只得了二十多分……桐皇一个绿色头发的人,一个人就把枭谷整队人虐了一个遍。”

“他一个人包围了枭谷整队的人!!!”

“那个人还直接站在自己的篮球架下把球射入了对方的篮筐内!!!!他说整个篮球场都是他的射程!!!!”

电话对面传来了后辈声嘶力竭的声音,岸本不由得把把电话拿的远一点。

岸本:???我长为自己的普通而感到与你们格格不入……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