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一念之间

    “斑,你应该改一改你这种不善表达的性格。否则它迟早会为你带来一生都无法弥补的悔恨。”

    斑已经忘记了这句话是谁曾经对自己说的了,但是抱着怀里彻底失去了温度的扉间,斑却又再次想起了这句话。

    终其一生的悔恨……

    小心翼翼的拥住怀中的爱人,斑浑身颤抖,痛苦的低声呜咽着。仿佛一只守卫着自己地盘的野兽。

    扉间你睁开眼看看我啊!求你了扉间!扉间……你都还不知道我爱你啊……

    宇智波斑爱着千手扉间,但是千手扉间却以为斑爱着的是自己的大哥。

    不知道关系什么时候开始就变得暧昧了的斑和扉间。但是扉间却一直认为斑爱着的人是自己的大哥,只不过是因为大哥结婚了才在弟弟这里找安慰而已。

    于是就在今天早上,有些受不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暧昧的扉间终于和斑坦白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斑以为,尽管自己没有说出来,扉间这么聪明的人也会猜到自己的感情,但是……听着扉间的话,斑一时脑子转不过弯来。

    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就算了,但是为什么会认为我喜欢千手柱间那个白痴?一瞬间有些无语的斑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儿。

    而这种沉默,在扉间的眼里则是默认。

    皱着眉头看着沉默的斑,扉间只留下一句你好自为之,转身走了。

    然而等到斑反应过来追出去想要对扉间表明心意的时候,入目的却是爱人已经冰冷的尸体。

    在回千手的路上,因为不满千手宇智波合作的辉夜一族对扉间进行了埋伏。

    上千人的辉夜一族的精英,曾经和宇智波千手不相上下的强者,最终扉间与敌人同归于尽。

    抱着扉间冰冷的尸体,斑的眼中疯狂的转动着万花筒的花纹,鲜红色的血泪顺着脸颊滑落,滴在了扉间聊无声息的面孔上。

    如果,当初自己坦率的对扉间说我爱你,是不是扉间就不会这么离开?

    如果,刚才自己拉住扉间,是不是扉间就不会这么死了?

    是不是就不会……只留给自己一个皱着眉头的表情,就再也不见自己了……?

    无法形容的懊悔,使斑恨不得将胸腔里那颗保守煎熬的心脏挖出来,他错了……他真的错了……

    所以,扉间你能不能睁开眼睛看看我?无论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啊扉间,只要你睁开眼睛……

    宇智波斑愿意用他的一切去换一个如果,但是这世上却从来没有如果。

    那晚,辉夜一族的鲜血染红了天边的月亮。宇智波斑这个名字彻底的响彻了忍界,人人闻之变色。

    斑的房间不允许任何人进去,就算是斑的亲弟弟泉奈也不可以。

    因为,斑将扉间的尸体完好的保存了下来,泡在了福尔马林中,然后放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不希望任何人打扰到扉间的安宁。

    每天晚上,斑都会仔细的为扉间擦拭一遍身上,并且按摩,防止扉间的肌肉退化。

    看着玻璃罐中的扉间,斑小心翼翼的用额头抵住玻璃对面扉间的额头,眉眼是从未有过的温柔“扉间,我爱你!”他说。

    而柱间却终于受不了了,他受不了好友整天失魂落魄的做出一副扉间还活着的模样,更受不了弟弟的尸体被斑那样的保存着。

    与柱间争吵并且打了一架的斑在第二天从木叶消失,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扉间的尸体。

    柱间找遍了整个木叶还有火之国,但是没有一点消息。

    直到百年后,被人秽土转生出来的柱间在战场上,再次看到了曾经的老友。

    柱间以为斑是接受不了扉间死亡的这个事实才会施展无限月读,但是当所有人都中了幻术的时候,柱间却发现自己错了。

    看着不敢置信慢慢倒下的黑绝,斑嘲讽的笑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利用我复活辉夜姬?还是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无限月读只是收集查克拉的术?”

    倒在地上的黑绝不甘心的问道:“那为什?”为什么你明知道这一切却还要这么做?

    “因为我需要这庞大的查克拉来复活扉间,我说的是完美的复活,而不是秽土转生。”

    小樱从未想过一个人的爱能有这么深,这么疯狂。

    尽管少女时期的她总是幻想着有一个人可以为了她与全世界为敌,可以为了她倾尽天下。

    可是渐渐成熟的思想告诉小樱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小樱却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碰到这么一个人。

    明明这个人是她们的敌人,明明就是这个人将大家拖入了幻术中。

    但是看着男人一脸的小心翼翼的抱起那具被他保存完好的尸体放在那颗巨树上,看着男人在看向怀中人时眼中浓烈的化不开的爱意,看着男人焦急甚至有些疯狂的等待着怀里的人睁开双眼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小樱觉得自己想哭。

    一念成魔,一念成佛。

    宇智波斑的一念之间,只在于千手扉间的是否安好。


评论(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