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琴师

此文请配合BGM《琴师》食用,别问我写的是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冷漠.jpg

BGM走起

PS:还有微妙的斑扉


(若为此弦声寄入一段情)

  天下皆传,姑苏城内有一名琴师,名为扉间。琴师技艺高超琴声余音绕梁,有人为听一曲不惜撒下千金,然而琴师却对千金不屑一顾,寻找着自己的知音。


(北星遥远与之呼应)

  “扉间,我请求皇上叫你叫我琴艺了,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师了。扉间老师!”耳边回响起了当初少年略带得意的声音。


(再为你取出这把桐木琴)

  取出自己珍爱的桐木琴,伸出手指轻抚琴弦;恍惚间,扉间仿佛再次看到了青年对着自己笑的讨好的将这把琴放入自己的手中。


(我又弹到如此用心)

  再次抚琴,轻柔小调的乡音从修长的指尖流淌而出,然而曾经在自己身边轻哼小调的少年站得那个位置却空了出来。


(为我解开脚腕枷锁的那个你)

  被君王押入宫中,因为扉间的不服管教而被戴上了铁链。然而即便如此,一袭白衣的青年高傲如旧,长身玉立仿佛身上的枷锁从未存在。

  君王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的人“镜,为他解开。”君王如是说。温润如玉的青年小心翼翼的为扉间解开了那把拴住了扉间的枷锁,眉眼间是止不住的担心。


(哼着陌生乡音走在宫闱里)

  镜轻哼着母亲曾经交给他的家乡的曲调,走在巍峨的皇宫之中,然而花园之中却见到那人一袭白衣,银白色的长发披散开来坐在石凳之上轻抚琴弦。清俊的面上仍旧是淡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陌上人如玉,心就这么不知不觉得沦陷了。


(我为君王抚琴时转头看到你)

  乡间小调从自己的指尖流出,隐约间听到了熟悉的旋律的扉间蓦然间转头,黑发青年嘴角挂着温润的笑意,一双黑色的双眼就这么温柔的看着自己,嘴中吐出的却是与琴声同样的调子。

  公子世无双,面对着君王时清冷的琴声却渐渐染上了温度。


(弦声中深藏初遇的情绪)

  “扉间,我请求皇上叫你叫我琴艺了,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师了。扉间老师!”

  听着青年带着微微得意的声音,一字一顿的对自己念道:“扉间老师。”那双清冷的朱红色的眼睛不由得流露出了些许的笑意。


(月光常常常常到故里)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洁白的月光撒入房内,望着空中的那轮明月,扉间不可遏制的想起了自己的故乡。


(送回多少离人唏嘘)

  他想起了自己离家时亲人的担忧,想起了大哥与幼弟。或许,病种的人总是脆弱的。


(咽着你喂给我那勺热粥)

  小心翼翼的端着手里的粥扶起床上的扉间,镜眼含担忧的看着已经有些意识不清的人,一勺一勺的将粥喂入扉间的嘴里。

  窗外,将扉间捉过来的君王默默的看着屋内举止亲密的二人。


(这年月能悄悄的过去)

  扉间继续为君王抚琴,镜继续跟在扉间的身边嘴里哼着不成调子的琴音。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了下去,这样或许也挺好,看着身边犹如谪仙般不可亵渎的扉间,镜如此想到。


(灯辉摇曳满都城听着雨)

  夜晚的时候京城下起了暴雨,豆大的雨点狠狠地砸入了地面,听着外面的雨声,镜不由得想起了扉间的琴声。

  他想听老师抚琴,从没有这一刻这么的想听。


(夜风散开几圈涟漪)

  不顾外面滂沱大雨,冒着大雨的镜跑到了扉间的院子里。焦虑心情在此刻却不可思议的平静了下来,老师就在屋子里,就在屋子里抚琴……


(你在门外听我练这支曲)

  悄悄地靠坐在廊上,镜带着满足的笑容静静聆听着屋内传出来的琴音。


(我为你备一件蓑衣)

  屋内抚琴的扉间无奈的看了一眼外面,这孩子,难道以为自己不知道他在外面?

  起身走到了屋内,扉间翻出了一件长袍准备把镜叫进来换一下衣服。


(琴声传到寻常百姓的家里)

  就这么靠坐在走廊中的镜闭着眼睛思绪跟随着扉间的琴声渐渐飘远。


(有人欢笑有人在哭泣)

  仍旧是那首家乡小调,跟随着琴声镜仿佛看到了扉间曾经的故乡,看到了姑苏城内的寻常人家,看到了人生百态嬉笑怒骂。


(情至深处我也落下了泪一滴)

  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镜慌乱的想要藏起来,但是在见到扉间眼角发红的看着自己时,镜却更加的手足无措。

  “老、老师,您哭……了?我、我……”

  看着这样的镜,扉间却笑了出来。


(随弦断复了思乡的心绪)

  一直都是这样,明明对着镜可以那么温柔。但是在面对自己时却一直是这样,一直都是这种冷漠的眼神!

  想到此处,怒火涌起的斑伸手摔断了扉间手中的琴。

  看着扉间呆愣的眼神,斑却变得手足无措,最终逃一样的狼狈的走出了宫殿。


(你挽指做蝴蝶从窗框上飞起)

  从那以后扉间就再也没有见到那个将自己带来的君王,终是日日坐在屋内望着已经损坏的,用家乡桐木做成的琴发呆。

  屋外灿烂的阳光照射进来,翩翩起舞的蝴蝶飞了进来,停在了扉间修长的手指上,随后蓦然飞了出去。


(飞过我指尖和眉宇)

  顺着蝴蝶飞过的方向,扉间却看到镜气喘吁吁的向自己跑来,手中是一把桐木琴,献宝一般的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呼吸声只因你渐渐宁静)

  镜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揽住认真看琴的扉间,扉间浑身一僵,却并没有反抗。

  努力压下心中的狂喜,镜慢慢的,将自己的头埋入到扉间的脖颈中。室内一派的岁月静好。


(吹了灯让我拥抱着你)

  入夜,吹灭了蜡烛的室内是一片的旖旎;看着眼角染上红晕的扉间,镜的心里是前所未有的满足。


(冬至君王释放我孤身归故地)

  入冬的时候,斑终于将扉间放了出去。抬头看了一眼那仍旧高高在上的君王,扉间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扉间没看到的是,在他转身后君王那落寞的双眼。


(我背着琴步步望回宫闱里)

  “皇上,臣想辞官隐退。”

  “朕不准!朝廷需要你,朕也需要你,镜!”

  “是……”

  出了皇宫,回首间扉间看到了镜站在宫墙之上,脸上仍旧是是一如既往的温润的笑意,但是笑的却像是要哭了一般。


(你哼起我们熟知的那半阙曲)

  支离破碎的曲子从镜的嘴中哼出,看着渐渐走远的扉间,泪水却顺着镜的脸庞滑落。


(它夹杂着你低沉的抽泣)

   本是略带欢快的调子,其中却夹杂着镜仿佛困兽般的呜咽声。

  “老师……等我!” 


(路途长长长长至故里)

  从京城道姑苏城有多远?扉间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真的很远,远的恨不得自己可以飞回故乡,远的他再也见不到了那个会对着自己笑的春暖花开的少年。


(是人走不完的诗句)

  宫闱内,一身青衫的少年长身玉立,抬起头仰望着那四角的天空。

  不知想到了什么的少年嘴角微微勾起,俊朗的面庞表情是无比的温柔与眷恋,连那双乌黑的双眼都带上了仿佛要溢出来的温柔。随后少年轻轻叹息了一声,声音是说不出的怀念。


(把悲欢谱作曲为你弹起)

  姑苏城内,仍旧一身白衣不染纤尘的琴师站在楼台之上迎风而立,银白色如同月光般的长发被风吹乱。

  沉默的坐了下来,与面上冷淡的表情不同,指尖流淌出来的却是那道不尽相思的琴音。


(才感伤何为身不由己)

  若自己不是宇智波,不是朝廷重臣是不是自己就不用像现在这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师离开而不能跟去?可若自己不是宇智波镜,或许自己也不会遇见老师。

  “老师……等我,我一定会去找您的。”


(月光常常常常照故里)

  夜晚的月光再次洒落了下来,但是此时的扉间却已经身在家乡。可身边,却再也没有了那名温润如玉的少年。


(我是放回池中的鱼)

  回到故乡的扉间仍旧日复一日的练习着自己的琴声,但是琴音中缺少了什么东西,叫他心里空落落的。


(想着你喂给我那勺热粥)

  再次生病的扉间恍然却想起了那年宫中,少年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自己,一勺勺的喂着他亲手煮的粥。


(这回忆就完结在那里)

  病好了的扉间开始照旧练琴,却很少在回忆起和少年有关的事情。不是不想,是不敢。


(这年月依然悄悄过去)

  岁月仍旧日复一日的过去,扉间仍旧是名满天下的琴师,众人仍旧为求一曲不惜千金。

  站在天地之间的白衣男人恍若谪仙,却孤独的叫人落泪。

  “老师,我来找你了!”

  转身,一身黑衣的少年就站在自己的身后;脸上还是一如多年前温润如玉的笑容,眼中是化不开的爱意。

  看着面前的少年,扉间那终年清冷的面上突然带上了淡淡的笑意,毫无感情的双眼终于染上了人类的感情;瞬间,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评论(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