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红绳断了(上)

又名,如果历史在此时拐了个弯


  初春的风还带着微微的凉意,巨大的槐树下站着三个孩子。男孩看起来有三四岁,怀里还笨拙的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小男孩,另一边则是一个看起来同样三四岁的小女孩。

  在这个死亡率极高的战国时代,他们身为忍者的孩子注定早早的便要踏上战场。直到五岁之前,才是属于他们的转瞬即逝的童年,可尽管如此他们的童年中大多数也都是被各种忍术训练所充斥着。

  “柱间柱间,昨天我和父亲执行任务回来的时候见到一个村庄里有一群孩子在玩家家酒,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我们也玩吧!”

  蘑菇头的小男孩歪着头想了想道:“可以啊,但是怎么玩?”

  闻言小女孩也有些苦恼的想了一会儿,随即眼睛一亮“那我们就玩成亲吧!我看过他们玩,我演新娘,柱间演新郎,至于扉间可以做婚礼的见证人。”

  “不行啊。”说着柱间蹭了蹭怀里的弟弟“扉间这么小什么都不会啊,桃华你再想想别的啊,我才不想要和扉间分开。”

  “嗯……那,我做见证人,叫扉间做你的新娘怎么样?”

  “好啊好啊!”

  得到同意的小女孩高兴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红色的绳子系在了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的扉间的脖子上满意的说道:“扉间的头发是白的,皮肤也是白的,就像是穿了一身白无垢一样。正好这根红色的绳子当做装饰。”

  柱间看着怀里尚且懵懂的弟弟,红色的眼睛迷茫的看着自己的哥哥;白白的皮肤还有白白的头发真的就像是桃华说的好像是穿着白无垢一样,脖子处一根红艳艳的绳子缠绕在雪白的底色上是如此的显眼,就像是鲜血一样。

  把弟弟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柱间伸出手将扉间脖子处的红绳拿起来在自己的手上又缠了一圈:“扉间是我的新娘了!这样我和扉间就被红绳缠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啊!”

  虽然不懂哥哥为什么笑得那么开心,但是小小的扉间仍旧跟着哥哥一起笑了,随后伸出自己小小的手臂顺着红绳的轨迹扑向了柱间……

  自那之后,这个场景便经常在柱间的梦中出现:雪白的犹如穿了白无垢的扉间与那根紧紧缠绕在他们二人的鲜红的绳子,还有自己傻笑的脸。

  明明是一个连昨天吃的什么都会忘记的人,却将那个场景牢牢地记在了自己的心中,然后慢慢的滋养内心深处那见不得光的感情。

  “扉间是我的新娘了!这样我和扉间就被红绳缠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啊!”

  但是柱间忘了,红绳其实是会断的。

  柱间有些不明白眼前的场景,明明就在昨天晚上他还和扉间因为宇智波一族的问题争论了一番,明明就在今天早上的时候扉间还怒气冲冲的叫自己闭嘴,明明……他是准备同意斑的话用自己的性命化解宇智波和千手的怨恨的……

  但是,为什么?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现在死的却是扉间?

  攥住柱间用苦无自杀的手腕,扉间抿了抿嘴角说道:“大哥,我相信你可以创造出忍界的和平,所以你不可以就这么死了。”

  说着,在柱间惊恐的眼神下,扉间将那把锋利的苦无抵住了自己的脖子,轻轻一划,薄薄的皮肤瞬间破开了口子,鲜红的血液从霎时从血管中争先恐后的汹涌而出,甚至溅在了柱间的手上。

  难得柔和了棱角的扉间对着柱间露出了一个称得上是温柔的笑容,渐渐细少的血液慢慢的顺着扉间雪白的脖子流淌出来,缠绕在扉间的脖颈上趁的好似比其他人的血还要红上几分,仿佛那年槐树底下的那根红绳。

  “扉间是我的新娘了!这样我和扉间就被红绳缠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啊!”

  颤抖着手抚上扉间的脖子,不断的重复着一个动作,仿佛想要用手抓起尚未干涸的血迹,然而却只是徒劳;鲜红的液体顺着柱间的指缝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地上。

  颤抖着看了一眼扉间身上的红色,低头又看了眼自己手上的血迹,柱间的神情恍若崩溃。

  红绳,断了呢……


评论(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