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曲径通幽路

相信我,我是真的写的好茶。

我知道曲径通幽路的下一句不是这个,但是因为昨天晚上做梦脑子里一直循环着这么一句话所以就这么写了。

基本上文的灵感来源于昨晚按梦半醒之间的这篇文的第一句话,所以就这样了。



  王耀其实很喜欢和亚瑟说话,或者说王耀很喜欢看着亚瑟的眼睛。


  因为每当和亚瑟说话时,王耀便可以光明正大的注视着亚瑟的双眼。


  那是一双碧绿的,仿佛随时可以流出绿色的眼泪的眼睛。

  自古便是天朝上国的王耀,即便之后没落了,这世上的绫罗绸缎奇珍异宝也从未少见。

曾经无数的人巴结着他,为他献上这世上最好的茶具器皿,珍珠宝石。

然而他却从未真正的看中什么。

  直到后来,有一个人送给了他一块翡翠,通透莹润的翡翠透过阳光






,仿佛能看到里面的水波流动。

  那是王耀第一次明显的表达出了自己的喜好,他为献上翡翠的那人在可行的范围内加官进爵,自此以后王耀对玉石的喜爱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世人长道温润如玉,他们将君子比作玉石,也将王耀比作了君子。

  无论何时王耀都会身带玉佩,头戴玉冠,正是一副浊世佳公子的形象。而王耀本人也对于将自己和玉石比作一起的比喻喜欢得紧。

  渐渐地,王耀也喜欢上了代表着玉石的绿色,或深或浅,王耀都将其视为心头好。有一段时间,王耀甚至喜绿色超过了他一直爱的红色。

  甚至连带着,当年初遇本田菊的那片翠绿的竹林也从未被王耀厌弃过。

  王耀以为玉石一向都是柔和内敛的,直到那年遇到了亚瑟。那时的王耀恍然发现,原来一直温润的玉石竟可以如此的张狂傲慢,不可一世。

  亚瑟那双恍若翡翠的眼睛彻底颠覆了王耀千年间对于自己最喜爱的玉石的认知,原来清丽的绿色可以这么的冷漠,原来飘然于世俗的玉石可以如此的贪婪。

  但是意外地,王耀却并不为自己的认知而感到伤心或是厌烦。

  原来在世人眼中如此完美的玉石实际上也并不完美,他甚至有些高兴。天知道当他看着亚瑟那双冷漠轻蔑的双眼时多么的想要将他挖下来作为自己的收藏,或许亚瑟真的应该庆幸那时的王耀是如此的孱弱不堪。

  王耀喜欢亚瑟,喜欢亚瑟的眼睛。

  每当他和亚瑟说话时都会直视着那双如同无价珍宝的双眼,他甚至仿佛可以从亚瑟的眼中看到当年那片清冷的竹林,一条羊肠小路盖满了杂草,悠悠转转的延伸到了看不见尽头的竹林的那头。

  曲径通幽路,林深人未知。

  王耀觉得,亚瑟的眼里,便是这世间最美的景色。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