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故事(1)

  这世间大多数的道理都是从故事中获得的,而世人也皆爱听故事。下面我就来为各位讲述一个故事,虽然到现在我也不太清楚这是什么个道理。

  故事里其中一个主角名字叫做王耀,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们应该算是朋友,或者更确切的说我是他的子民。

  很遗憾我和王耀熟悉的时候并不是在生前,是的,我早已经去世了。

  我出生那年当初强盛无比的大清帝国早已岌岌可危,面临灭亡,随后不久也确实灭亡。

  所以自我记事起,我眼前的景象不是我的国家的锦绣山河,而是支离破碎全然看不出了曾经的繁华。

  我的家里也算得上是小富,那时正是国人轰轰烈烈的要引进洋人的先进思想,所以得益于此,我也有了上学堂的机会。

  不过尽管如此大多数人的思想仍旧是落后而保守的,我的父母就是如此。叫我上学也是为了以后找婆家的时候多一个砝码,但是这也怪不得他们,毕竟他们这辈子都是接受的这种思想。

  说来惭愧,当初的我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随着时间越长,我却越发的觉得父母邻里的思想越来越怪。但是具体哪里怪,我又说不上来。

  直到那天我在戏园子里遇见了王耀。

  我喜欢去戏园子里听戏,不过其实戏里面唱的什么我真的听不太懂,只是喜欢那咿咿呀呀的调子和台上眼波流转的美人儿。

  当然,美人儿在我的眼里从来都是不分性别的。

  说白了就是去找感觉的。

  那时候王耀就坐在我的前面,当时的我没怎么注意到王耀,就是觉得是一个挺瘦弱的男人。直到后来曲终人散,王耀将他手里的稿子落在了桌子上。

  我是一个挺喜欢看书的人,尤其是在无聊的时候我可以把沐浴液上的配料翻来覆去看上十来遍,比看徐志摩的次数还多。

  出于好奇我拿起稿子翻了翻,就在大堂里,也顺便等着王耀回来。

  那是手写稿,具体名字叫什么我现在已经记不得了。但是我记得作者的名字叫做鲁迅,之所以会将作者的名字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的文风。

  那种仿佛是一把利刃,仿佛是冬日里的寒风,凌冽毫不留情的将你虚伪的一面剥落开来,嘲讽你,由不得你半点的自欺欺人,否则你就是他笔下那个临死都在自己的世界里的阿Q。

  从他的笔下,我第一次真正认识到了这个国家的腐朽与落魄,曾经幸福美满的生活仿佛都是我幻想出来的乌托邦,我甚至有一瞬间觉得他写的都是无稽之谈。

  虽然由我这么一个默默无闻稍微认得点儿字的人评价有些自大,但是我确实很喜欢鲁迅先生这种文章,由不得你半点儿的温情脉脉。

  所以当王耀转头回来的时候我第一次如此热切的望着一个男人,请求他将这篇文章送给我,或者卖给我都可以。

  当时的王耀特别像是那种鸦、片吸多了的人,不过那双无害的眼睛实在是叫我难以生起戒心。

  而王耀则是带着一丝笑意对我说:“既然你这么喜欢就送给你好了,其实这也算不上什么文章,只是他写给我的一封信。”

  当时我也不太好意思就这么要了王耀的东西,正准备说什么,王耀却在我一转头的功夫走了。

  第二次见到王耀还是在戏园子,那时候的我的思想在父母看来已经是离经叛道,他们认为我说的什么男女平等,什么一些新思想根本是“妖言惑众”是大逆不道。

  为此我和父母吵了很多次的架,所以那天我又去了戏园子散心。

  看着台上的人水袖轻舞,我也情不自禁的跟着哼了起来,虽然一句都没有在调子上,但是我也自得其乐。

  王耀就坐在我的桌子旁边,因为有了上次那封类似文章的信件的原因,我们也算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可以聊上几句。

  等到后来熟悉了之后王耀才和我说,说那天我盯着台上的花旦跟着摇头晃脑笑意连连的样子特别像一个风流的富家公子盯着人家良家妇女不松眼。

  当戏曲快到了结尾,我发现戏园子里突然进了一个金发碧眼的洋人,纯正的金发碧眼,就是眉毛挺粗的。要不是我当时因为看台上的美人看的正高兴,嘴角一直带笑,我想我嘲笑那个洋人眉毛粗的事情一定会暴露出来。

  我明显感觉到了大堂里一瞬间的寂静,毕竟在那个时候洋人还一个陌生可怕的代名词。

  而之后,我发现我身边的王耀脸色瞬间变得更加的难看。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