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的尖叫

故事(4)

  那天晚上王耀和亚瑟二人就这么一人端了一杯茶静静地坐在走廊边上抬头看着天边的半玄月,我很知趣的没有去打扰。

  在外面游荡了一会儿再回来的时候我发现王耀竟然已经靠着亚瑟的肩膀睡着了,而亚瑟见状只是沉默不语的把王耀抱回了床上为王耀盖好了被子。

  站在后面的我看不见亚瑟的神情,只是听到他低声的对我说“王耀太累了。”

  我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随后才想起来亚瑟没有看着我,于是说道:“是啊,但是现在这个世道谁活的轻松?”

  即便亚瑟在隐藏可是我能听出这位曾经是整个世界的霸主的日不落帝国的声音带着深深地疲惫和力不从心。

  我想亚瑟这个时候来找王耀不只是担心王耀,也是想在王耀这里稍微歇一会儿。

  那时的世界风雨飘摇,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世界各地都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儿,所有人都绷紧了自己的神经生怕稍微一松神带来的就是攻向自己国家的炮火。

  即便是当初我在会议室见到的那位自称世界警察的阿尔弗雷德也没有他表面上的轻松。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我仍旧跟在王耀的身边看着他拼了命的工作,偶尔我也会在王耀处理事务的时候插嘴。

  我发现因为除了王耀以外没人和我说话导致了我现在憋得越来越话唠了。

  并且因为我是魂魄触碰不到任何东西,但是有着人类思想的我反而更加的渴望触碰到什么来证明我的存在。

  随着王耀越来越强大,我终于可以心平气和的跟在王耀身后去开联合国会议而不用为了一些给王耀使绊子的人而生气了。渐渐的中/国和英/国的关系也开始变好,王耀和亚瑟的接触变得更加的光明正大。

  圣诞节在亚/洲实在算不上是一个什么正式的节日,也就是在近几年商家总是借着这个名头搞促销,再有就是年轻人追赶潮流而已。

  当大街上三三两两的年轻人讨论圣诞节平安夜怎么过的时候王耀却嘟嘟囔囔的和我讨论距离春节还有几天。

  然后王耀经过了一家买小礼物的精品店,看到门口摆放的一个中形的独角兽突然走不动了。那会儿在中/国精品店刚刚流行起来,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大街小巷都是。

  然后王耀就这么和门口的独角兽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会儿突然和我说:“你说外国的圣诞节是不是有互赠礼物的传统?”

  王耀这次算是问错人了,虽然没有王耀大,可我也算得上是个老古董了——清朝末年的。又经常跟着王耀,现在年轻人的什么圣诞节我哪里知道。

  沉默了一会我支支吾吾的说道:“我也不大清楚,不过应该是吧,我记得好像还送什么平安果,代表平平安安?。”

  我知道王耀肯定是想要送给亚瑟,因为独角兽这类梦幻的东西从来不是王大爷的画风(王耀喜欢的是可爱的,不过好像也差不多?),王耀也从来没有过过圣诞节。

  然后我和王耀一个清朝末年一个上古时期的两个老古董就进了精品店,虽然店员的眼里只看得见上古时期的古董。

  最后王耀买了门口的那个独角兽,用一种非常梦幻的塑料纸包装了起来,打了个蝴蝶结,然后又在店员的帮助下包装了个平安果,俗称苹果。

  包苹果的纸是绿色的,那种翡翠的碧绿,特别像亚瑟的那双眼睛。

  不过直到平安果送到了亚瑟的手里看着亚瑟一脸懵逼的样子后我和王耀才知道,原来送平安果是国内过圣诞节新加的风俗。苹果在中国象征着平安,可不就是平安果吗,用英语的话苹果怎么也和平安夜扯不上关系。


评论

热度(6)